一个对外国投资者保持微笑的国度:柬埔寨之“东盟腾起之星”

2017-02-12 10:48:47   来源:中国东盟研究院

导语:

应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的邀请,柬埔寨总理洪森于1月15日下午5时许在金边国际机场乘坐飞机赴瑞士,出席于2017年1月17-20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第47届“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由于柬埔寨将在今年作为东道国主办“东盟-世界经济论坛”,所以洪森将借此次世界经济论坛一个特殊环节——“柬埔寨:东盟腾起之星”展示东盟和推广柬埔寨。柬埔寨也将利用短片视频细述柬埔寨主办“东盟-世界经济论坛”的筹备过程。据悉,洪森总理出席在世界经济论坛期间,分别同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等部分国家领导人进行双边会晤。  

本年度的论坛的主题确定为“领导力:应势而为、勇于担当”。“势”乃当今全球化之大趋势,“为”指顺应世界发展潮流而有所作为,“担当”则意味着与自身实力相匹配的责任承担。2017年伊始,正值全球经济增长放缓、逆全球化思潮在时代变迁中暗暗涌动的阶段,被誉为“世界经济风向标”的达沃斯论坛也在各国政要领导人、商界、学术界等重要人士的参与下拉开帷幕,而被世界银行赞誉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马拉松选手的柬埔寨自然在此次论坛上参与其中,并借此机会,柬埔寨首相洪森也在特殊环节展示了柬埔寨想要向世界展示的新形象—“柬埔寨:东盟腾起之星”,即一个从几十年战乱中得以解脱,一切都百废待兴的国家,在最近这几年的经济增长率拥有高达平均7%之惊人成果,面对着全球潜在增长率下降、保护主义抬头、国际贸易和投资增长乏力、国际金融市场动荡脆弱、收入与财富分配不均也在不断加剧的情况下,世界经济已经走到国际格局变革的十字路口,更多不确定性和潜在风险不断攀升,柬埔寨却以十分开放的姿态迎接未来和挑战,向全世界展示柬埔寨是一个投资的黄金地带,告诉世界柬埔寨已经不再是别人眼中的那个还弥漫着红色高棉记忆的苦难国家,近六年来GDP增长率平均高达7%,十足可以笑傲全球。

而就目前柬埔寨的状况来说,柬政局尚且和平稳定,虽然执政党和反对党之间都会有各种摩擦和小插曲,但是作为执政党的人民党很显然已早在1993年巴黎协定后把更多的精力从党派纷争转向了经济的发展,而如今的快速经济增长率的数字也成为了这种转变的最好见证。直至2017年初,柬埔寨依旧保持了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深化实施四角战略第三阶段既定方针,深化改革,加大对外交往力度,积极融入区域一体化和东盟一体化建设,农业、制衣制鞋和建筑业为主导的工业、旅游业为主导的服务业以及外国直接投资四大经济支柱继续稳步拉动宏观经济前行,保持了宏观经济的稳定增长。如今,柬埔寨政府已拟定2015-2025年工业发展政纲,以此指明柬埔寨工业发展的方向,包括鼓励外商投资的具体措施和柬埔寨新发展战略与实践工作方针。总的来说,外国投资的黄金时代已经悄然而至。

一、柬埔寨目前的投资环境概况

柬埔寨位于东南亚地区,与老挝、越南、泰国等国相邻,部分领土临海,国土总面积为18.1035万平方公里,而截止到2017年1月1日,柬埔寨的人口总数约为1596万人 ,几十年前的柬埔寨因战祸连连,经济成长表现并不理想,甚至是处于停滞和倒退的状态,1993年恢复和平进入建设时期,1996年以后依托制衣工业的蓬勃发展,使得经济方面略有起色,直到1998年以后政治趋于安定,党派的纷争开始往发展经济的方向进行偏移,近年来又受益于“东盟一体化”及“一带一路”政策,柬埔寨GDP总量在2015年达180亿美元,增长率已高达约7% 。所以对于这个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且土地面积相对广阔,自然资源颇为丰富,而人口面积又相对稀少的国家来说,随着战乱的终止,改革开放和平建设的到来,未来的飞速发展是必然的趋势。

目前的柬埔寨经济以农业、制衣业及旅游业为主,而在经济建设伊始拥有绝对优势的制衣制鞋行业依然在近几年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2015年增长了9.3%(此数据来源于2015年7月,即与2014年的第一季度相比),而该行业目前雇佣了约60万名工人,其工资也在过的两年中得到大幅提升 。2015年制衣纺织工业出口总额高达14.84亿美元,而在2014年更是达到了58.17亿美元,为二十年来的最高值。

不仅是制衣制鞋业在三大经济支柱中表现突出,仅次于成衣业后的柬埔寨旅游业作为其第二大支柱产业也对柬埔寨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率每年达到约为16%,被柬政府誉为国家的“绿金”,并连续多年保持良好的增速发展。再加上柬埔寨经济政策开放,以及未有外汇管制,诱使外资及跨国企业进驻,极大加速其经济的发展,并逐渐成为海外长线投资者的新宠。

(一) 政局趋于稳定 经济增长笑傲全球

自90年代以来,柬埔寨政局相对稳定,至今已进行了五次大选,如今已经形成了以洪森为首以人民党为执政党的政府,而柬政府如今也把工作重点从国内各派斗争转到经济建设之上,实行经济改革和开放政策,从近几年GDP经济平均增长率高达7%就可以看出,已然取得了耀眼的成效。

1、政治环境分析

从60年代开始,柬埔寨的政治环境就随着外强的入侵和不间断的内战和纷争而导致经济发展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直至90年代后才逐渐进入和平发展时期。期间可以大致的被分为三个主要的阶段:1960年至1998年:三十年战乱之发展停滞期,1998年至2008年:经济复苏期,以及2008年至今:高速发展期。

2. 巴黎协定后时代的经济增长时代

1991年10月,在国际组织的介入下,全面政治解决柬埔寨问题的协定在巴黎签署,参加柬埔寨问题巴黎国际会议的18个国家的外长,柬埔寨四方代表都在和平协定上签了字,从此结束了柬埔寨长达几十年的战乱。至此,柬埔寨的经济在和平建设时代的来临中得以快速复苏,常年GDP增长12%以上固定资产投资逐年迅速增加,外部资本对柬埔寨投资也趋于活跃。金融危机之后柬埔寨经济复苏,GDP增长保持在12%以上,近几年也高达平均7%以上。尽管近年来仍有不少外部阻碍因素发生,但根据2016年世界银行发布报告中认为,2017年的柬埔寨经济增长速度也将达到7%,持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世界银行报告认为,尽管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下跌,柬埔寨农业产出没有起色,入境游客数量有所下降,但是成衣加工业依然表现出色,将为GDP增速贡献2%的份额 。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5年,柬埔寨国内生产总值达749,320亿瑞尔,约合185.02亿美元,增长率达6.9%;人均GDP 为1228美元,同比增长9.4%。通货膨胀率3%;瑞尔与美元汇率4050:1,继续保持稳定态势;外汇储备49.26亿美元,可满足4.5个月产品和服务进口需要;全年国家预算收支结余18723.44亿瑞尔,约合4.62亿美元;预算执行收入118,125.3亿瑞尔,约合29.16亿美元,同比增长12.1%,占GDP的15.76%;预算执行支出156,995.29亿瑞尔,约合38.76亿美元,同比增长10.8%;财政赤字38,869.99亿瑞尔,约合9.6亿美元,占GDP5.19%。农业占经济总量的29%,主要农产品有稻米、橡胶、玉米、木薯等;工业占26.2%,主要行业是出口导向的成衣服装业;服务业占39.4%,旅游相关产业为主导产业 。

2016年,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柬埔寨人均国民总收入(GNI)超过1020美元,实现脱离低收入国家行列,上升为中等偏下收入国家,这标志着柬埔寨经济存在巨大的发展潜力。而根据世界银行对柬埔寨经济增长的预测,柬埔寨被视为经济增长速度令人羡艳的国家。与此同时,亚洲发展银行也指出,柬埔寨已从一个遭受内乱的贫困国家发展成为亚洲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而如今在世界经济整体增速趋于下降的情况下,柬埔寨却可以持续保持经济增长的良好势头,这无疑已经很明显的在昭告世人,柬埔寨的投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

二、外国投资柬埔寨的优势:经济自由 商机无限

中国曾经被视为世界的巨大加工厂,而近年来随着中国调整产业结构,低成本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中国正在逐渐减弱优势,而在这样的时间点上,第三轮世界产业大转移已经悄然到来,柬埔寨以几乎完全开放和准备好的姿态在劳动成本低廉的众国家中脱颖而出。柬埔寨拥有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以及十分宽容的市场开放,丰富的未开发的土地资源、劳动力资源、石油天然气,以及拥有美国以及欧盟的关税优惠和配额便利等,这一切资源和存在都成为外国投资柬埔寨的强眼优势。

(一)经济自由度高 源于柬政府的政策支持

自1993年以来,柬埔寨结束几十年内战进入和平建设,就一直实行开放的自由市场经济政策,经济活动高度自由化。2003年,国际组织对170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自由度进行排名,柬埔寨排第35位,与日本同一名次。而根据美国传统基金会“2014年度经济自由度指数”排名情况显示,柬埔寨位居第108位,在东盟成员国中,柬埔寨位列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菲律宾、泰国和印尼之后,地区排名第七。在亚太区域42个国家中排名第23位。同时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4-2015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柬埔寨在全球最具竞争力的144个国家和地区中位于第95位。综上,柬埔寨的经济自由度在世界范围内排名中间略上位,而在全球49个最不发达的国家中,柬埔寨显然是最开放的。在柬埔寨,公司甚至可以由100%的外资持股,其宽放的经济自由度也可见一斑。

柬埔寨经济的高度自由是与执政党所领导的政府政策息息相关的。柬埔寨政府实行对外开放的自由市场经济,推行经济私有化和贸易自由化,一直把发展经济、消除贫困作为首要任务。与此同时,把旅游业、农业、加工业、基础设施建设及人才培训作为优先发展领域,推进行政、财经、军队和司法等改革,从某种程度上说着实改善了一定的投资环境,并且也取得了一定成效。同时,政府所颁布的柬埔寨投资法也为外商提供了极为优惠的税收政策(工业享受9年免税,进口生产材料、设备、交通工具全免税)及宽松开放的投资环境。2003年3月和4月,柬埔寨通过了《投资法》和《税法》修订案,重申了对国外直接投资开放。

(二)物美价廉 资源富饶 投资领域广 

柬埔寨位于东南亚地理位置中心,农业、工业、矿业发展均处于较低水平,柬国内仍有大量闲置土地,再加上柬国低廉的劳动力资源以及优惠的投资政策,这些因素都使得在柬埔寨发展农、工、矿业及初级产品加工方面极为有利。而在旅游方面,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吴哥古迹等旅游风景名胜区,每年吸引着数十万的外国游客前来参观游玩,旅游热的同时也拉动了具有国际管理经验的外商投资和酒店等旅游产业。

柬埔寨的自然资源极其丰饶,矿藏主要有金、银、铜、铝、铁、锰、磷酸盐、煤、宝石和石油。林业、渔业、果木资源丰富。盛产贵重的酸枝、花梨、柚木、铁木、紫檀、黑檀、白卯等热带林木等。柬埔寨目前的投资政策,都为投资商到柬埔寨来投资置业做好了前置铺垫。从中长期需求来看,劳动力密集型的工业、房地产、交通、电力、通讯、能源、旅游、餐饮等是柬埔寨亟待开发的领域。尤其是农业领域,柬埔寨得益于自然条件优势,以种植优质大米为主的各种农作物及种植技术、水利技术、农业用具、农产品加工等项目都具备潜在的巨大投资发展空间。

柬埔寨人力充沛,而工资却比邻国低廉许多,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柬埔寨2014年的人均收入为1084美元,月均约90美元,如此一来发展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是具有极大拓展空间。而柬埔寨当地衣食住行所需要的日用品几乎9成都来源于进口产品,拥有潜力无限的内需市场,这颗似乎被遗忘的“东盟珍珠”,也在不断的以其自身的魅力和吸引力逐渐发出耀眼的光芒。

(三)发达国家赋予的优惠政策

柬埔寨除了自身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之外,外部给予的条件让在柬投资的投资商的优惠锦上添花。比如美、欧、日等28个国家都给予柬埔寨普惠制待遇(GSP);对于从柬埔寨进口的纺织服装产品,美国给予较为宽松的配额,并减免增收进口关税,欧盟不设限,以及加拿大给予免征进口关税等优惠措施,这些优惠的政策极大程度地吸引了以中国(含港、澳、台)为首的纺织服装出口受限的国家和地区赴柬埔寨投资。据悉,目前,在柬埔寨的200多家纺织服装企业中,将近80%以上都来自中国(含港、澳、台);除此之外,柬埔寨作为第十个加入东盟的成员国之一,在1999年的6月,柬埔寨国会还批准了26个东盟协定。另外,在2004年10月13日,柬埔寨也成为WTO的 第148个成员国。这对于在柬埔寨生产并出口到其他市场的外商投资者来说,其商品将可以在一些发达国家的市场上享受优惠关税待遇,并且完全不受任何配额的限制。

三、外国投资柬埔寨所存在的问题

虽然柬埔寨凭借其开放的自由市场经济政策,经济活动高度自由化,资源丰富,劳动力成本低和享有普惠制(GSP)待遇等具有吸引众多海外投资的优势,但其着实存在的竞争劣势也是有的,比如柬埔寨未来经济展望出现不确定因素,气候变化、全球经济再度陷入衰退和外来援助“枯歇”,都将对柬埔寨经济和政府财政构成威胁。

(一)投资的硬件环境:基础设施水平较低 

经历过几十年内战的柬埔寨,战后很多基础设施都已经被消耗殆尽,整个国家几乎是处在重建的状态,所以当地的基础设施等硬件条件还是较为薄弱。水电、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条件总体而言较差,相关成本费用也变得高昂,基础设施的建设资金极度缺乏。而在柬埔寨,工人工资水平相比周边的越南、孟加拉等纺织服装竞争对手略高些,柬普通纺织工人的月均工资在1300元人民币左右 ,但劳动力素质和效率较低,大多数并没有系统的经过工业化训练。基础设施的落后对柬埔寨发展造成了很大程度上的制约。

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缺口,使得柬埔寨经济无法顺利地快速发展,想要吸引更多的投资就变得阻碍重重。加速基础设施,尤其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如今已经成为柬埔寨政府和人民最迫切的需求之一,但仅凭柬埔寨一己之力很难实现。柬埔寨经济发展离不开周边和本地区国家的互利合作,加强互联互通是有必要的。柬埔寨经济社会发展的“四角战略”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可以完美对接的,而中国在投资建设柬埔寨基础设施项目领域在中柬合作往来中也是做得非常突出的一部分。中企帮助柬埔寨在金边建设6个大型水电站,使得首都金边等城市达到了正常标准的供电;而目前柬方正在与中国路桥公司筹建柬埔寨第一条高速公路,即金边至西哈努克港高速公路,全长200公里,建成后想必也会在柬埔寨经济发展上有很大的促进作用;柬埔寨全国光纤通信网络项目目前也正由中国企业建设,这也将为柬埔寨搭建起21世纪通信信息互联互通的高速公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尽管对资助基础设施发展产生绝对不可忽视的积极作用,但整体提高柬埔寨基础设施的建设水平还需要充分调动包括私营部门在内的更多的资金来源,私营部门的参与对于基础设施建设的可持续发展同样极为关键。

(二)投资的软环境缺失

在柬埔寨,对于投资者来说,薄弱的基础设施不仅是其赴柬从商的一大障碍,投资的软环境缺失也是国外投资者较为头疼的一个棘手问题。首先是民众对于国外投资者的认知问题,在柬埔寨社会上普遍存在“外资是来挣柬人的钱”的偏颇认识,柬公民事实上对“外国资本家”还是有着或多或少的抵触情绪。柬埔寨当地工会组织繁多,且罢工、示威等活动十分频繁,时常威胁企业正常经营甚至人身或财产安全。其次是市场、经营秩序较为混乱,法制不够健全。法律、司法对外资的保护的力度不够,无经济法庭。“无法可依”、“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甚至“钱大于法”的现象仍旧存在,且十分普遍。所以目前,广大的投资者都极其迫切要求柬埔寨能尽快建立商业法庭。

最后一点是柬埔寨的经济发展主要依赖外援和外资,但柬埔寨却在二者发生冲突时则常常会选择“重援助而轻投资”,这样的默认选择造成在许多投资政策的制定和执行过程中受到很多“外援”的左右。比如:柬政府迫于来自国际援助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关于保护环境的压力,单方面终止了原来与所有投资商签订的森林开发以及木材加工的长期合作协议,此举就造成了在此领域投资的企业经营活动的被迫全面停滞等诸如此类的事件。

四、结语

今天,当越来越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来到柬埔寨,不论你是站在街边的小店,在热闹的集市,还是在偏远的贫民窟,都能从当地居民脸上的微笑中感受到他们对于当下安稳环境的珍惜。1993年,柬埔寨结束长达几十年内战,执政至今的首相洪森执行对外开放的自由经济政策,力推民营化与贸易自由化,极力消除贫困和加强各领域行业的人才培养。1999年4月,柬埔寨加入东盟,成为第10个成员国。2001年,以柬埔寨吴哥窟为景所拍摄的美国好莱坞电影《古墓丽影》上映,吸引了全世界的外国游客前往这个神秘国度进行旅行和探索,至此,柬埔寨已经开始逐渐褪去神秘面纱,外界得以一窥这个封闭多年的国度。90年代,纺织成衣业成为先锋,率先设厂,至今已累计有500多家。在东盟国家中,柬埔寨被视为公认投资管制最少的国家,没有外汇管制,没有利润汇回本国的限制,也没有对外国投资者的差别待遇,这是一个对外国投资者微笑的国度,也正如洪森在2017年达沃斯论坛上所展示的那样,即便或多或少地存在着阻碍发展的外部因素,却无法挡住柬埔寨对于外来投资者的微笑,这颗曾经被遗落的东盟珍珠,似乎已经在自身不断蜕变中逐渐成为一颗“东盟腾起之星”。

撰稿: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柬埔寨研究所 程雨

(责任编辑:chenhui)
相关热词搜索:柬埔寨 东盟 之星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