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推广AI技术应用,东盟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2020-08-19 20:36:18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点击:

文 / 普利塔姆·考什克

日新月异的科技研发和飞速发展的计算机性能都驱动着人工智能(AI)从科技幻想演变成日常现实,与之相关的争论也在随着防疫抗疫工作的推进愈加激烈。尽管政府和企业在许多关键经济领域都愈发依赖AI,可似乎公众并不买账。纵观整个东南亚地区,人们对AI秉持低容忍、低信任的态度,可能会限制这一技术的应用。

不信任AI是亚太地区的普遍现象

安永在线研讨会对来自亚太地区的商务专业人士进行调查显示:公众对AI普遍缺乏信任会放缓该地区商业组织对AI的采纳率。

新加坡机场工作人员利用红外技术监测入境旅客的体温

近70%的受访者认为AI的商业应用道阻且长,但来自澳大利亚、东盟、中国、日本和韩国等国的受访者却表达了对AI应用的强烈兴趣。其中,1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早已对这一前景光明的领域展开探索,而41%的受访者对AI感兴趣,但却不知从何下手。

大多数受访者强调,公众对AI技术存疑是最主要的障碍。这项调查也指出信任缺失有3个主要原因:28%的受访者表示公众对AI在处理隐私数据过程中缺乏透明度的担忧是最大的阻碍;24%的受访者则认为大众偏见才是最大的问题;还有22.6%的受访者指出向大众解释复杂的AI技术尚存在困难。

复杂性或许是最大阻碍

根据安永亚太AI分析咨询负责人加文·希乌鲁图姆的分析,以上调查得出的结果与世界其他地方得出的结论别无二致。他表示:“保持透明度对机构组织而言并非易事,因为他们会试图去了解集体对数据的需求,并做出易于理解的反馈。”

安永东盟咨询智库自动化领域负责人大卫·阿什顿以数据收集为例,强调在复杂的AI模型中,导致特定结果的具体数据点不一定是孤立的,因此客户申请被拒绝的具体原因往往不得而知。“这导致了消费者的挫败感,进而消解了他们对AI的信任。”加文·希乌鲁图姆说,正如那些可以进行深度学习的模型一般,这些模型固有的复杂性加剧了这一问题。“AI解决方案的复杂性很难解释。”他说。

AI专家将这一问题称为“人工智能黑箱”问题。举个例子,乘客之所以信任出租车司机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他们训练有素、持证上岗、经验丰富,但最重要的是他们也是利益相关方,任何事故都有可能将司机和乘客一同推向不复之地。

菲律宾数据科学家分享自动化方案

但若将以上的场景替代成通过软件操控的自动驾驶汽车,人们则需了解其运行原理后才能相信这些软件。然而自动驾驶汽车的决策预判背后却是数百万条算法,即便是AI专家也难以立刻理清为什么一辆车在某一情形下要进行特定的操纵。

对机器人取代人类的恐惧实则杞人忧天

自从捷克著名的剧作家和科幻家卡雷尔·恰佩克引入“机器人奴隶”的概念以来,AI对人类存在威胁的观念便深植人心。因此,企业和大众在看待AI和自动化的看法往往存在巨大的鸿沟。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认为自动化是AI带给企业的最大收益——AI可以在最大程度上精简劳动力、提高生产效率、保障生产安全、降低间接成本。

但是,对AI的批评声依旧尖锐。甚至一些AI的支持者也直言自动化是对就业的威胁。在加文·希乌鲁图姆和大卫·阿什顿看来,这些恐惧毫无根据且有夸张之嫌。他认为AI技术对于人类的智力而言是助力而非威胁。世界经济论坛指出,尽管AI技术会取代7500万份简单重复的工作但更能创造1.33亿个技术含量更高、更具创造性的就业机会。

增加AI包容度对东盟乃至亚太经合组织成员都意义非凡

根据高德纳咨询公司的2019年全球预测,AI技术可以在2021年以前创造2.9万亿美元的额外商业价值。2018年的数据显示,亚洲占世界专利的65%,因此亚洲经济体将在不久的将来从AI中获得大量收益。

中国占了这些专利的大部分(46%),而东盟国家对AI前景也十分看好。加文·希乌鲁图姆说:“新加坡聚焦于创造未来城市,因此许多AI应用程序很可能将围绕提升公民体验、加强基础设施管理展开。”

根据麦肯锡的报告,在东南亚接纳AI的公司可能会比拒绝者获益更多。在零售、交通和公用事业部门,这一差额约为1000亿美元,而制造业获益甚至可高达3110亿美元。

东盟企业必须向公众保障数据隐私

管理数据和保障透明度于东南亚地区企业而言是个重要的出发点。AI技术具有跟踪和识别个人数据的能力,虽然潜力无限但也有相应的风险。

现代企业收集了大量的客户数据并承诺保护隐私,因此他们对数据进行隐私信息的匿名、隐藏和移除。然而,AI技术却逆转了这一过程。数据的交叉使用使个人信息能从元数据中被轻易识别。最终,私密信息如财务、个人健康、甚至合同内容等都有可能流入公众领域。倘若落入不法分子手中,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加文·希乌鲁图姆说:“东盟需要了解和管理信息数据在各个行业、层级中的使用情况。”当企业使用AI处理用户数据时,必须适当考虑隐私法和合同约束。

大卫则认为:“隐私固然重要,但是也需考虑到与经济效益相平衡。可以采取适当的管控和数据隐藏,为AI人才创造一个可以自由探索、设计方案的环境,这样才能使投资回报最大化。”

为了达到一种平衡,东盟的商界领袖或许有必要将目光投向AI以外的经济利益。大卫坦言:“值得注意的是,AI本身并非解决方案。相反,它必须与其他要素结合才能实现价值。”

政府任重道远

鉴于如今人脸识别这样的AI技术广泛应用在现代国家监管中,政府必须要为公众对AI的质疑承担很大一部分的责任。

大卫和加文都认为,东盟国家政府需要积极作为,利用AI技术与公民数据谋求社会福利。

东盟成员国以视频方式召开应对新冠疫情特别峰会

在他们看来,政府应该进行示范如何合乎道德地使用AI、为AI技术发展制定标准、规范企业对AI的使用,以及教育民众如何使用AI才能满足其利益诉求。

但是安永的专家也提醒,纵观整个东盟地区,在这一领域并没有一个普适方案。AI方案仍然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论国家大小都会面临着机遇与挑战。在东盟,每个国家的组织各异且战略重心不同,自然不会有相似的答案。

·来源:《今日东盟》

·编译:农俊怡

(责任编辑:何斌)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