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庆祝中文两国建交30周年④|以梦为马 夫妻共襄根魂梦——一位侨办外派教师与文莱的故事

2021-11-04 11:50:45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庆祝中文两国建交30周年④
(首发于《中国—东盟博览》11月刊上半月刊)

(文/肖咸江)文莱,一个不大的东南亚秘境之国,被称为低调的人间乌托邦,面积仅5000多平方公里,却因油气开采,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马来奕,文莱的第二大区,有近两万华人生活在这里。2018年3月25日,我只身来到马来奕中华中学(以下简称奕中),开始为期两年的支教生活。

作为众多志愿者的一份子,为实现“一带一路”文明共享、文化交流的美好愿景,让世界华人华侨能寻根问祖,促进中外友好交流,我带着使命、背上行囊、背井离乡,来到这个陌生又神秘的地方。

庆祝中文两国建交30周年④
中国驻文莱大使于红(后排左四)走进奕中课堂旁听肖咸江老师上华文课

初来乍到 暗下决心

奕中是一所有90年历史的名校,学校最初以教育华人子女研习华语为宗旨,现已发展成以英文、马来文、中文三语教学为基础,面向东南亚多民族学生,集学前到高中教育于一体的多元化综合学校,在文莱8所华校中享有颇高的声誉。

初到奕中,一切都很新奇。幽雅的校园环境,复古的中式教学楼,整洁的办公区,同事和气的面孔,还有孩子们那一双双透过头巾面纱凝望渴求的眼睛,都会让人心头一震。在文莱,伊斯兰教是国教,女孩子得戴头巾面纱。

第一天报到,吉米校长和气又满脸疑惑地问我:“你在中国有工作、有家庭,为什么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教书,你不想念他们吗?”吉米校长是第二代华人,华语不太好,问得却很直接。

那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是啊,从当初偶然的机会邂逅华语教育成为我逐梦的开始,到经历许多坎坷终于接到国务院侨办出行通知的欣喜若狂,我自己对这个机会是满心期待的。但回到家也难免一屋凝重——年迈的父母红着眼圈说放心吧,他们身体都很好;儿子眼泪汪汪地听我谈理想,然后似懂非懂地点头;爱人一直都是支持的,那时候也显得儿女情长……

现在面对校长的问话,我竟一时不知该怎样跟她谈起。窘迫中说了一句:“我是有信仰的人,我想帮助这里的孩子提高华语水平。”说完,我马上为自己这句毫无新意的话感到后悔。我本想说“一带一路”“民族文化与自信”,又担心她听不懂,惶惑间校长却竖起拇指,连连称赞:“good!very good!”因为学校太需要中国派来的专业华语教师了。

通过吉米校长的介绍,我了解到学校华文组因师资等问题,华文教育质量一直上不来。从那时起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尽我所能,不负使命。

庆祝中文两国建交30周年④
中国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潘艳勤老师(右五)率队访问奕中,右四为作者

开心的课堂

安顿下来后,我便开始了按部就班的工作。学校使用新加坡的华文教材,内容会比中国国内简单点,但更切合当地学生的实际,比较注重口语和学生的独立思考。每周课时较多,我要教5、6、10、11年级的中文课程,跨度很大。刚开始,我从备课到改作业都不太适应,觉得压力压得有点喘不过气,但这种状态也很快在校领导和同事们的帮助下调整好了。

上课,是最开心的时间。孩子们总会给我带来惊喜和快乐。记得有一位五年级的女孩儿,上华文课时拿着一张大熊猫的图片问我认识“宝宝”吗?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模样我乐了,作为大熊猫的娘家人,怎会不知道。没想到她接下来一口气说出了20多个关于四川的名词,从九寨沟到峨眉山,从天府之国到稻城亚丁,从川剧变脸到摆龙门阵,如数家珍,最后她幽幽地问我,麻辣火锅好吃吗?惊讶之余我问她知道这么多四川元素,肯定是去过或是有四川的亲戚吧。她摇摇头,因为听别人说,新的华文老师是四川人,她跟妈妈花了一个晚上查阅四川的资料并整理出来。原来我在备课,她们也在备关于我的课。在不久后的中秋节晚宴上,我还收到了一份特别精美的礼物——熊猫花灯。多么有心的孩子!“不过你也不会失望,我会想办法让你知道‘麻辣火锅’的味道。”我对自己说。

既然孩子们对我如此感兴趣,我寻思着何不趁此机会在我的课程中加入更多的中国题材、家乡元素?我想让孩子们知道世界上不仅有圣淘沙、牛车水,更有宽窄巷子、武侯祠。随后的日子,我利用课余时间给孩子们播放宣传片《航拍中国——四川》,虽仅50分钟,却让这些学子们全方位、多角度地认识了一个拥有美丽自然风景、悠久历史文化、高度现代文明和独特民族风情的大美四川。孩子们观看后就一个愿望:我要去中国,因为中国有四川,有支付宝,有高铁……

在文莱生活的“快”与“慢”

平时我工作起来雷厉风行,上午能做完的事一定不会拖到下午来做。但这跟文莱悠闲的生活状态有些格格不入,以致每天12点半放学之后的休息时间反倒成了我的“梦魇”。

因为浓厚的宗教色彩,文莱没有烟酒,更没有现代娱乐。所以“吃”成了很多人最重要的休闲方式。现在我还能回想起自己在同一家餐馆照着菜单编号逐一试餐的“无聊”;因为不懂马来语,一次点来四份豆腐的窘样;连续半月试吃了所有的菜,最后发现,没有一道菜是自己喜欢的,所幸我并不挑食,依然能填饱肚子。而这也成了我下决心自学厨艺的原因。

庆祝中文两国建交30周年④
雨后虹桥下的奕中(摄影:肖咸江)
庆祝中文两国建交30周年④
美丽的拉比湿地公园(摄影:肖咸江)

四川人学厨艺,首当其冲就是做火锅。每周三下午的烹饪兴趣课上,从此多了一位中国老师,选学厨艺的学生也一下子多了几倍,他们不仅想学,更想知道麻辣火锅的味道。要特别感谢那位女孩儿的妈妈,每次都早早地准备好各种食材送过来,“逢三必吃”的火锅成了孩子们的念想。

慢慢地我发现,制定一份属于自己的时间分配表有多重要。于是,做饭前研究菜谱成了我每日的功课,记下20个单词是任务,拍照修图是爱好,临习书法帖那是进修,每天快走1万步更是必修。当镜头聚焦某片落叶时,同事常说,我这种游客心态很好,到哪里都有美景,美景就是美心情。

只是有时候美景也容易让人触景生情。我喜欢海,曾几何时,独坐凉亭,看潮起潮落,聆听海的浅唱低吟。“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我知道海的彼岸就是我深爱的祖国,我的家。可跨越这片海,飞机也得4个小时啊!那一刻,我泪如泉涌,泣不成声,真有点英雄气短的感觉,领悟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的真正含义。

但好在,文莱是温暖的。文莱人是平和的、友善的,文莱的华人更是热情、真诚的。还记得公寓里“来历不明”的冰柜,那是学校董事部对中国老师的优待;阿婆炖的醋猪脚和三只辣椒,都藏着动人的故事;校工阿布半夜接机时递上的鸡腿,现在还能闻到肉香……让我感觉在异国他乡有了亲人。

愿做促进两国人文交流的桥梁

出国在外,让我对“爱国”一词更有了新的感悟。

2018年11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这是习主席首次访问文莱,也是中国国家元首时隔13年再次到访。文莱高级官员在舷梯旁热情迎接,红毯两侧礼兵分列,机场内外国旗飘扬,王宫附近4000多名中小学生挥舞着两国国旗热烈欢迎中国贵宾。当看到文莱以国家最高礼遇接待大国领袖的场面,那一刻,身为中国人的我自豪感爆棚。

庆祝中文两国建交30周年④
肖咸江、范凌霄夫妇参加中国驻文莱大使馆举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国庆招待会

2019年,中国驻文莱大使馆举行国庆招待会,文莱华人齐聚一堂,听大使讲述中国故事。我平生第一次发现奏国歌时有那么多人悄悄抹眼泪,也第一次看到众人高唱国歌时脸上洋溢的自信,我听到了世界上最美的声音,那是属于华人的骄傲!

在文莱的日子,我接触过不少文莱华人,刘华源先生是其中的一位。刘先生是华文教育领域一位德高望重的名宿,他用毕生精力为8所文莱华校向政府争取权益;他为三个孩子取名松、竹、梅,并要求孩子用“岁寒三友”的品格自律;他还为奕中举办的文莱—马来西亚书法联展慷慨解囊,并激励我们将经验传承下去。

庆祝中文两国建交30周年④
肖咸江拜访刘华源先生(右)

一次,我去他家访问,他听闻我是中国的志愿者老师,便高兴得像个孩子,用最好的茶点招待我。这一天,我们畅谈了许多,刘先生的真诚和慈祥,透过他矍铄的眼神植入我心。也是在这天晚上,我跟爱人像热恋时煲电话粥似地聊了个通宵,促使她作出当一名光荣的志愿者老师的决定。其间,我们考虑了几乎所有可能遇到的困难和情况,都一一商定了对策。我们的决定是慎重的,也坚信是正确的!

两年外派,大大开阔了我的视野,提升了个人能力,也取得了一些成绩,感谢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为促进中文两国友谊,发展海外华文教育事业作出的努力,搭建起的高质量交流平台。

回国后,我已在新的工作岗位历练,对华文教育的那份情感,纵有太多的爱与不舍,也将告一段落。幸好,爱人追梦接棒前行,虽因新冠肺炎疫情两年未归,亦践守初心,无怨无悔,相信孩子们“逢三必吃”的麻辣火锅还会在文莱继续烫下去……

后记:

以梦为马,随处可栖;

梦在心中,路在脚下;

不饶点滴,不饶自己;

快意写人生,诗酒趁年华。

海外华教,你我同行!

 

作者系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委统战部干部;2018年3月至2019年12月由国务院侨办派往文莱马来奕中华中学支教

(责任编辑:黄利霞)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