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自贸试验区

用“平衡”的艺术,讲好中国—东盟工业设计合作的故事 ——专访浪尖设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 罗成

2021-12-29 17:03:44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东博社记者/黎敏)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曾预言:“21世纪将是工业设计的世纪,一个不重视设计的国家将成为明日的落伍者。”在时代发展的大潮中,没有人愿意被落下。当工业设计产业化发展被纳入越来越多国家的发展战略中,当创新驱动、工业产业设计、高质量发展等热词在中国—东盟合作的多个重要场合被多次提及,我们知道,有关中国—东盟工业设计合作的故事将迎来新的高潮。

这个故事里,工业设计企业能够扮演哪些角色,又该如何扮演好这些角色?带着这些问题,《中国—东盟博览》采访了前来广西柳州,参加第四届中国—东盟工业设计与创新论坛(以下简称工业设计论坛)的浪尖设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罗成先生。

浪尖设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 罗成01
浪尖设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罗成

工业设计合作迎来崭新机遇

如果说近年来中国—东盟工业设计合作的故事已经写好了诸多铺垫,那么2021年,这个故事有了崭新而重要的一页。这一年10月26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席第24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时表示,中方愿同东盟探讨开展中国—东盟工业产业设计合作,通过创新设计提升工业制造业产品价值。

“总理的倡议中,将工业产业设计作为重要抓手之一,强调创新驱动下中国—东盟的国际合作,我认为将给我们带来两个新的机遇,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和时代意义。”罗成说,第一个机遇是,包括工业设计在内的科技服务业,将迎来与东盟国家拓展数字化服务贸易的机会。尽管中国工业设计起步较晚,但伴随制造业的崛起,其发展迅速、产业规模剧增,并形成了独有的体系和优势。面对东盟新兴的制造业市场和消费需求,双方在工业设计等服务贸易领域,互补性强、潜力大,市场将进一步打开。

“第二个机遇,是借助地缘优势重构科技制造业的国际分工体系。”罗成进一步阐释道,作为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的一部分,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等东盟国家与中国的集成电路进出口贸易日趋紧密,特别是疫情下产业链区域化加强,双方对重构国际分工体系有了更迫切的需求。这个过程中,工业设计将发挥对产业链资源要素配置的影响力,起到不可替代的核心作用。

而聚焦行业本身,罗成指出,在“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的大趋势下,工业设计通过数字技术和绿色设计标准赋能各行各业,并成为国际创新合作的共同语言,无论是对于各国自身产业发展,还是区域协同治理来说,都具有积极的时代意义。

(浪尖设计集团的主要产品)

把握工业设计合作机遇,咱们能做什么?

尽管中国与许多东盟国家都已经提出了自身工业转型升级的宏伟计划,但区域内各国工业设计行业发展水平不均也是需要直面的问题。如何结合自身优势与市场需求,找到中国—东盟开展工业设计合作的突破口?罗成给出了“人才、合作模式、技术”3个关键词。而深耕工业设计领域多年的浪尖设计集团,在这3个方面也有所积累。

“工业设计是知识和创意密集型行业,需要‘精设计、通商道、厚人文、懂科技’的复合型、创新型人才。”据罗成介绍,在工业设计产业人才培养方面,浪尖在国家产教融合政策的指导下,已经与中国国内一本高校开展了多年的校企合作,通过大量结构化设计数据的积累,形成了几十门完整的课程和产业化人才培养体系,并且通过全球化布局,建立了一批具有国际设计推广能力的团队。“这让工业设计领域的教育培训可以成为一个合作的重要突破口。”他说。

浪尖集团设计的能科三防平板
(浪尖集团设计的能科三防平板)

“与东盟国家开展工业设计合作的第二个突破口是合作模式。在设计服务合作的过程中,必须建立更好的协同关系,降低沟通成本,充分挖掘和发挥各自的资源禀赋优势和市场需求,以共创、共赢、共生为共识,构建‘拓、存、创、增’的新型商业模式。”罗成举例道,“浪尖集团在与德国、意大利、丹麦等国家的行业企业开展深度合作的过程中,充分整合‘产学研资商’多维资源,通过股权、投资和市场协作开发等方式,探索和形成了‘走出去+请进来’的双向合作模式,积累了一些经验。我们愿意与有意和东盟开展合作的设计机构分享,共同建设中国—东盟工业设计协同创新产业平台。”

在罗成看来,技术是与东盟国家开展工业设计合作的第三个突破口,尤其是基础研究领域的数字化转型共性技术,包括人因工程、用户体验研究、设计数据库等。双方可以在遵循市场规律的基础上,以知识产权为核心,通过技术授权和专利转化,开展技术和服务贸易合作,实现商业共赢。

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

“浪尖十多年前就与越南、印尼、新加坡、泰国等国家的企业有过良好的合作。”罗成说,“随着中国—东盟双方贸易规模的不断扩大,双方合作领域也不断拓展,继续加强与东盟国家的企业在全产业链设计创新领域的深度合作,符合浪尖集团平台化、国际化的发展战略。”

加强与东盟国家全产业链的设计创新合作,罗成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2021年12月举行的第四届工业设计论坛上,不仅罗成分享了自己关于中国—东盟(柳州)工业设计产业协同创新的畅想,深圳市浪尖设计集团还与柳州市人民政府签订了全面战略合作备忘录,迈出了浪尖携手广西柳州,放眼东盟市场的重要一步。

罗成表示,柳州市是广西最大的工业城市,拥有深厚的工业文脉和良好的产业基础,近年来,为培育工业设计产业、助力中国—东盟工业设计合作,柳州市更机制化地举办了工业设计论坛等活动,搭建了区域合作的新平台。而浪尖在22年的发展和布局中,构建了以设计创新为核心,包含供应链平台、高端制造平台、投资孵化平台、浪尖学院等在内的“D+”全产业链设计创新服务生态体系,基本打通了“产学研用金、才政介美云”之间的要素联系;在区域性创新枢纽的搭建和产业集群化发展方面,也有一定的经验。

浪尖与柳州探讨合作,既是城市工业升级发展的智慧,也是企业赢得市场的机会。而从这样的合作实践中,或许工业设计企业能看到抢抓中国—东盟工业设计合作机遇的更多有效路径。

柳州市人民政府与浪尖设计集团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备忘录
(柳州市人民政府与浪尖设计集团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备忘录)

讲好工业设计合作故事,需要“平衡”的艺术

1991年毕业于重庆大学的罗成是工业设计的科班出身,在工厂做过汽车设计,在上市公司做过家电外观设计,1995年主持设计了中国第一台31寸彩电外观。丰富的市场经验让罗成对产业链和工业设计的价值有着深刻的认知。

他曾说过“工业设计的价值不在于呈现,而在于实现。”当我们问及这句话该如何理解,又该如何套用到中国—东盟的工业设计合作中时,罗成表示,这句话是基于工业设计的价值传导机制而言的。“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是告诫工业设计从业者们,不要局限于追求‘术’层面的‘设计表现’,而要在深刻认知产业规律的基础上,把设计解决方案置于市场需求、产业环境、供应链基础、技术设备条件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不断提高设计成果转化为产品和服务的可能性和可行性,避免‘华而不实’和‘哗众取宠’。”他说。

“对应到设计实践和中国—东盟的工业设计合作中,就是‘人-产品-社会-环境’相互交融、平衡的哲学应用。”罗成进一步阐释道,“这具体包括,通过追求个性和共性的平衡,让设计赋予产品灵魂;通过追求功能需求和精神需求的平衡,提升设计服务的用户体验;通过洞悉生产、物流和销售等环节,追求成本与体验的平衡,提高产品附加值;通过追求短期盈利和长期战略之间的平衡,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等。”

罗成给我们举了一个有意思的例子。他说,东盟国家盛产椰子,但如何处理大量废弃的椰壳,成为环境治理和价值再造要面对的问题。围绕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设计研发一种对椰壳回收利用的装置。装置放在景区和街头,免费提供椰壳剥皮的服务,同时回收废弃的椰壳。椰壳的纤维层剥落后,可收集用于建筑材料和造纸等。椰壳自动清洗后,送入破碎室,通过螺旋轴将椰壳有效分离破碎,并烘干后,用于生产活性炭、木醋液、生物肥料等其他工业用途。这样的产品和服务,不仅可以帮助东盟国家改善城市环境,还能以极低的成本回收生物质材料,创造经济价值。这就属于一个“人-产品-社会-环境”能够相互交融、平衡的优秀创意。

都说工业设计是艺术与技术的结合,是技术与市场的纽带,工业设计师们如何在梦想与现实、艺术与市场中找到一种平衡,是一种能力。而这种能力在遇到中国—东盟区域的国际市场时,更需要一份对人的关怀、对需求痛点的洞察、对异域文化的尊重。在中国—东盟工业设计未来的合作中,我们不仅希望看到机制、平台的完善,看到政企院校的密切合作,也希望看到工业设计充分发挥赋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作用与价值,为区域消费者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体验。

(责任编辑:李嘉宝)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