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动态

后疫情时代的在线教育:要业绩也要成绩

2021-03-18 16:11:16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文/本刊记者黎敏)“通过在线平台,我可以发布信息、作业、课件,如果题目设置得当,系统还会自动评分,有谁欠交或者拿多少分都一目了然。同学们想复习老师教过的内容,也能随时回头查阅。”王康玮对本刊记者这样说道。作为马来西亚雪兰莪州一所华文中学的教师,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在线给同学们上课,已经成为王康玮工作中重要的一部分。

疫情下“停课不停学”的要求,让诸多学生与“王康玮”们在家上起了网课,而在师生间搭建沟通桥梁的在线教育平台,则借此迎来了暴发式增长的契机,收获了投资的热度。我们看到,无论是在相对成熟的中国市场,还是潜能巨大的东盟市场,都不乏热情的资本。然而,当我们进入后疫情时代,不再“停课”的教育市场对在线教育的期许,显然远不止“热”而已。

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平台的发展
(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平台的发展,图为在线教育平台Zenius Education的宣传海报)

在线教育的东南亚蓝海

在被誉为千岛之国的印尼,散布着成千上万个岛屿,教育质量在大都市、小城镇和乡村之间的差距非常大。优质的教育资源集中在雅加达等大城市,在偏远的乡村,孩子们甚至会因为住的离学校太远,而没有上学的机会。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在不少国家中都依然存在,对优质教育资源的追求,对教育公平的诉求从未淡出人们的视野。而在线教育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有望缩小这其中的差距。

如果说推动教育公平是在线教育希望追求的社会效益,那么“终身学习”理念下催生的各年龄段的学习需求,则是在线教育蓬勃发展的市场动力。在两者的驱动下,疫情暴发前,在线教育已经在包括东盟国家在内的世界多国有所发展。而2019年明星资本的加速涌入,无疑让在线教育成为东盟投资市场中又一颗闪亮的新星。

这一年,全球首屈一指的私募基金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和纪源资本(GGV)领投了印尼在线教育平台Ruangguru1.5亿美元的C轮投资,这也是目前东盟在该领域里最大的一笔融资。此外,新加坡私募股权公司Northstar 向另一印尼在线教育创业公司Zenius Education注资了2000万美元。

印尼在线教育平台Ruangguru获得了明星资本的领投
(印尼在线教育平台Ruangguru获得了明星资本的领投)

资本的投注自然不是拍脑袋决定的。在东盟市场,在线教育不仅得到部分政府的支持,应试教育的环境、日益高涨的互联网普及率、中产阶级的不断扩大、大量年轻人口对教育培训的需求等也是资本选择东盟在线教育的因素。人们甚至认为下一个东南亚的独角兽有望出现在该领域。

在此背景下,游入这片蓝海的选手越来越多,新加坡、印尼成为东南亚在线教育创投最活跃的国家,泰国、马来西亚、越南也正迎头赶上。与中国的在线教育平台类似,东盟市场上的在线教育平台也主要集中在基础教育(K12)阶段,成人教育则主要涵盖外语、乐器、计算机等门类。除了为用户提供录播的教学内容、模拟测试题等,许多平台借助高新科技的应用,增强了在线课堂的互动性,提供了在线解题指导、私教对接、小班互动课、大班直播课等服务。而这些服务,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也成为了线下教学活动继续开展的“线上保障”。

疫情按下了“加速键”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作为印尼最大的在线教育平台,Ruangguru一直在稳定增长。等印尼采取停课举措后,该公司网站的访问量迅速从每月750万人次增加到1100多万。而被按下“加速键”可不止Ruangguru一家。

根据谷歌、淡马锡、贝恩公司发布的《2020东南亚数字经济报告》显示,东盟各国学校的封锁政策使得Top5的教育平台App获得了超3倍的下载量。报告还指出,2020年,东南亚地区新增的4000万互联网用户主要涌入了教育、杂货电商和借贷这3个服务领域,其中,教育占到了当前细分市场用户规模的55%。

在这一轮加速增长中,不少新的投资者也抓紧“上车”。2020年2月,“家教界的滴滴”Snapask获得了新加坡Asia Partners和韩国Intervest领投的3500万美元B轮融资,用以开拓越南、新加坡等东盟市场。

发家于中国香港的snapask被称为“家教界的滴滴”,主攻东南亚市场
(发家于中国香港的snapask被称为“家教界的滴滴”,主攻东南亚市场)

而校方需求的释放,不仅降低了在线教育平台的获客成本,开拓了平台从C端到B端的新业务,更重要的是让更多学生、家长、校方在这段不得不体验的在线教育经历中,提升了对在线教育的接纳度。

显然,能减少通勤时间、随时随地都能听课或反复观看、个性化定制的内容、趣味性的形式、在线互动及共享优质师资等优点,让在线教育为“困在家里”的学习者们提供了更便捷、多元、有趣的学习方式。对于一些教师而言,过去他们需要追着赶着不同程度的学生一齐向前,而在线教育将学习的主旋律变成了自我指导和相互合作,这让老师可以把工作重心更多地放在指导方面。

但在线教育也并非全能的。相对于主流的面对面教育,在线教育在社交、学习监督、学习氛围、成果认证等方面有所欠缺。上课、考试、毕业仍将是未来教育的主流,但线下教育与线上教育的加速融合终将是大势所趋。“线上教育的发展趋势已经形成,而且因为这次疫情,线下和线上教育不再是一个二选一的选题,未来在线教育一定会成为学生学习中的一部分。”Snapask的创始人Timothy这样说道。

至于能成为人们学习中多大的一部分,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在线教育产业自身的完善与进步。

在线教育还得教育“在线”

尽管中国—东盟的在线教育的发展势头十分强劲,但市场远未定局,许多平台都尚处于创业期。但有意思的是,我们发现这些平台无论是发家于东盟某一国家,还是中国,他们大多都将事业版图放在了中国—东盟区域,甚至是整个亚洲市场。而这或许是基于相似的文化和需求。“在学习是为了更好的应试,考试成绩决定学校优劣,甚至人生前途和家庭幸福的国情和理念的驱动下,应试教育在亚洲跑不掉。”活水资本的创始合伙人Randolph这样表示。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和需求下,用户选择在线教育平台时,关注的重点无非是价格、学习成效和口碑。疫情前如此,疫情后也大体没变。疫情只是给行业投下了一枚催化剂,要在后疫情时代仍然能产生“化学反应”,在线教育企业还是得紧紧把握用户的需求。毕竟疫情后,在线教育所面对的竞争对手除了其他同类平台,还有线下庞大的教辅、培训机构。只是单纯地把线下课堂搬到线上,用户为什么不选择在线会议平台呢?

具体来说,价格方面,在线教育较高的获客成本让它在支出上与线下教育机构相比,优势并不明显。如何通过自有流量实现用户转化,通过周边产品开发拓宽盈利来源,以降低“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溢价,是眼下在线教育企业亟待思考的问题。

其次,教育试错成本较高的特殊性,让学习成效成为用户最关切的硬指标。目前,不少在线教育平台已尝试在教学过程中加入班主任考评、监督机制,引入相关认证标准,来力求企业有业绩的同时,用户们也有成绩。

而优秀的师资和精华内容将成为平台最核心的竞争力,这不仅是在线教育平台区别于在线会议平台的优势,也是增加用户粘度和提升口碑的关键。此外,高新科技的加持以及“大鱼吃小鱼”的集中化趋势,也将是在线教育产业未来发展可见的一些方向。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作为一项伟业,当然不能只单纯地当成一门生意来做,更不应成为挣快钱的地方。重视教育本身教书育人的本质,不仅是社会对在线教育的期许,也是企业长久发展的根基。正如中国《人民日报》发表的评论所言:只靠砸钱堆不出好课程,在线教育首先要教育“在线”。

作者:黎敏(原创)

(责任编辑:何斌)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