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一带一路”兴中药 志同道合搞创新

2018-02-05 17:59:44   来源:《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点击:

88 岁的中国科学家屠呦呦,2018 年的新年期望是“把论文做成药”和“发现青蒿素更多的‘秘密’”。

2015 年,屠呦呦因发现并提炼了青蒿素,成为第三次因提炼出与治疗疟疾相关成果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也是诺奖史上第7 位药物发明者。自此两年多后的2018 年初,屠呦呦科研团队再创新绩——经临床实验证实,发现青蒿素对盘状红斑狼疮有效率超90%、对系统性红斑狼疮有效率超80%,双氢青蒿素对红斑狼疮治疗也有良好效果。

中国中草药资源大省区广西,是青蒿素原料主产地及青蒿素药物主要制药基地,拥有包括青蒿在内的中草药物种近5000 种,中草药物种数量排名中国第2 位。广西药用植物园,是中国最大的传统药物资源保存基地,享有“亚洲第一药园”盛誉。在这里,屠呦呦科研团队对接上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圈”——“一带一路”背景下桂港澳与东盟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国际创新合作圈(以下简称“一带一路”中医药创新合作圈)。

“朋友圈” 志同道合搞创新

2017 年第14 届中国—东盟博览会期间,中国—东盟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国际创新高层论坛及对接会在广西南宁举行,一批在国际中医药领域的领军人物、东盟国家卫生部门官员及行业专家参会,共议中医药国际创新与合作。屠呦呦收到参会邀请后,由于年事已高不便到场,便委派其科研团队前来出席,她则在这个“朋友圈”里向大家“打了个招呼”——给大会发来贺信,预祝论坛圆满成功。

这次大会上,与会各方联合发布了共同推进“一带一路”背景下桂港澳与东盟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国际创新合作圈建设南宁倡议,呼吁“一带一路”参与国家协同致力于中医药大健康国际创新合作。该倡议的推进,将联合桂港澳和东盟国家的资源协同创新,共同培育中医药大健康产业的发展。并启动了药用植物4.0 计划,该计划的顺利实施将对促进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国际创新合作发展起到可预见的巨大推动作用。

“能组成这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圈’,‘一带一路’倡议和‘南宁渠道’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立足广西恰好把资源、资金技术和市场三种优势串联互动起来。”“一带一路”中医药创新合作圈建设的牵头单位——广西科技厅国际与区域科技合作处副处长罗锦模这样告诉本刊记者。三种优势具体说来:一是作为中草药“资源库”的广西,与东盟有着密切牢靠的合作基础;二是东盟国家具有丰富的药用资源与良好的中医药使用传统;三是中国港澳地区在中医药行业产学研销各方面,经验实力积累得更为成熟和深厚。

由此,在“一带一路”倡议的背景下,桂港澳及东盟在中医药领域的创新合作显现出巨大潜力。桂澳道地药材联合创新研究中心、国家基因库药用植物活体库、药用植物基因组学转化中心……一个个科研阵地逐步建立起来,一单单科研项目也在洽谈中推进。“一带一路”中医药创新合作圈的落点——广西,也逐步形成创新资源集聚的高地。

群策群力“把论文做成药”

“‘一带一路’中医药创新合作圈现在还是一个初生的娃娃,但是通过聚资源、搭平台,加上专项资金的支持,我们已经找准了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国际创新合作的路径和方向,来回应东盟国家的需求。”罗锦模说。

20180205180310153.jpg

根据中国《医药经济报》2017 年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与东盟中药类贸易产品主要分为提取物、中药材及饮片、保健品、中成药四大类。自2010 年以来,这四类产品的份额比例正悄然发生变化。总体来看,提取物所占份额始终稳居第一,占中药进出口额的50% 以上;中药材和饮片进出口份额却逐步下降,2010~2016 年,中药材和饮片所占份额由36% 下降至约20%;中成药所占份额则始终低于10%;而保健品已呈现出强劲增长的良好势头,2016 年进出口额较2010 年增加了476%,中国对东盟保健品进口额约是出口额的5 倍。

{SXQV_GD9Z$S`2Z(L]FRU%I.png

“其实中药材和饮片的附加值是最低的,提取物产品有‘软黄金’之称,附加值反而更高,流通也更广。”罗锦模说。但是无论提取物还是中药材及饮片,多属于原料类产品,进行原料深加工,生产更高附加值的中药成品,才是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发展的高端方向。

“合作圈另一个相对中端的发展目标是研制保健品与保健食品。”罗锦模分析道,现今无论是在中国还是东盟国家,人们的健康观念都在发生着变化,保健康、治未病的理念越来越深入人心,人们对保健品的需求越来越多,加之保健产品的贸易准入门槛比药品低,因而其在中药贸易市场中增值、流通的空间较大。

这与屠呦呦“把论文做成药”的期望不谋而合。“我们现在进行的青蒿素与其他抗疟药联合用药的研发中,也借鉴了中医药理论,采取多药物、多靶点办法寻找更好的疗效、克服耐药。”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博士向丽说。

早在“一带一路”中医药创新合作圈筹建之初,广西科技厅就积极与屠呦呦教授展开多次对接,希望能在青蒿素二次开发等方面加强与其团队的合作,同时邀请中国中医科学院在广西建立分院。广西无论是在青蒿素的原料种植面积、青蒿素提取量,还是药物生产量方面,都是中国、乃至世界最大产区之一,一直以来广西企业生产的青蒿类抗疟药几乎全部贡献于援助东南亚及非洲抗疟。未来,广西也有望在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发展的高端、中端方向挖掘更多机遇。

把标准联通提上议程

青蒿素已被发现40 年,但近日屠呦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说:“截至目前,青蒿的‘全貌’我仍不完全了解。”不仅是青蒿,还有许多宝贵的中药材,也处在一个尚不完全被人们了解、被各项标准明确定义的境地。

不久前,中国国家标准委发布《标准联通共建“一带一路”行动计划(2018~2020 年)》,提出要强化健康服务领域标准化合作,安排了标准国际化创新服务行动等专项行动。随后,围绕“一带一路”中医药创新合作圈的建设,广西质监局、广西科技厅共同组织召开了中医药标准创新研讨会。“我们研讨的核心就是如何建立中国与东盟国家普遍接受认可的传统医药标准体系。”罗锦模说,这是一个由点到面、自下而上的过程。

泰国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那卡·塔依查万认为,中国和东盟在传统草药方面,有很多内容是有交集的,东盟国家会继续推进传统的产品,虽然与中药有竞争关系,但也会有很多技术上的合作和融入。

目前,“双氢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已获中国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复同意开展临床验证。这也是双氢青蒿素被批准为一类新药后,首次申请增加新适应症。青蒿素治疗肿瘤等课题正在进行深入攻关,青蒿素在制备过程中的工艺优化标准也开始制定。

“除了青蒿,圈里也在关注如何提取开发金花茶、石斛、东革阿里等的药用价值和保健功效。”罗锦模告诉记者,尽管这条创新合作之路前景可期大有可为,推动技术转移与成果转化,却也是一条漫长的路,要坚持才能开花结果。

(文/林芊芊)

(责任编辑:huangsy)
相关热词搜索:一带 中药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