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光影,绿珠丹青,博白的时光之韵

2018-02-06 10:39:22   来源:《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从前,车马很慢,一场木偶戏就是一场视觉盛宴,闹腾三四个小时都不嫌累;从前,书信很远,一段绿珠女的传说听了一遍又一遍,依然津津有味。很多博白人的记忆大抵如此:“锣鼓咚咚响,木偶齐齐出。台下人头涌,人人俱欢颜。”这也是很多老木偶艺人的黄金时光。

虽然随着社会节奏的不断加快,这些老手艺、老故事渐渐退出历史舞台,但它们却从未被人遗忘,依然在博白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时光中展示着属于自己的独特韵味。

儿时记忆——木偶戏

一担箩筐、一块布架、一个锣鼓、几个木偶,即是一个木偶艺人的全部“家当”。而对于从小看着木偶戏长大的博白人来说,这就意味着得赶紧回家搬出长凳赶在戏台搭好之前抢占最前面的位置。

20180206104552228.png

原本喧闹的戏场在木偶戏艺人开口的瞬间安静下来,只听见他一边敲打锣钹,一边手脚并用将木偶舞弄得令人眼花缭乱,同时嘴里还要根据生、旦、净、丑不同角色说出、唱出不同腔调。观众表情随着剧目的起承转合不断变化,歌声、笑声此起彼伏,锣鼓声和木偶戏特有的音调在夜空中传得很远很远。

20180206104640824.png

造型逼真的木偶、惟妙惟肖的表演,配上灯光、布景及音乐伴奏,这在当时已经是综合艺术的完美统一。这门综合艺术的学名叫做博白客家木偶戏流派,属杖头木偶戏种,极为近似于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高州木偶戏”。这种以“古装木偶”作道具的说唱戏种,在经过本地“文化、习俗及方言”的不断融合后,具备了“队伍小、剧具少、舞台小”的特点,常常一个艺人利用村中屋旁的空地就能完成整台木偶戏的演出,流动性很强。在博白,客家木偶戏主要活跃在城乡,农闲时节或是婚娶喜庆的时候最热闹。

20180206104703132.png

兴奋地围坐在木偶戏台前的观众

博白木偶戏与高州木偶戏一脉相承,唱词以七言句为主,唱腔也都是用四平腔,但在语言方面,博白木偶戏以本地通用的新民话和地佬话为主,主要是为了方便理解。木偶戏最初演出时,艺人只有一个,但真正上台表演的木偶却不止一个,所以在演出时艺人常常需要根据戏中人物角色不停地转换唱法。正角铿锵有力,反角谄媚阴险,男声庄重高亢,女角柔润婉转……忠臣奸官,皇帝庶民,艺人都能够模仿得惟妙惟肖,这也是博白木偶戏刚兴起时就能够广受欢迎,艺人也备受尊崇的原因。

随着爱看木偶戏的人越来越多,清末时期木偶戏发展到了中班木偶戏班,一个戏班二至三人不等,其中一人掌板,敲打锣鼓钹镲兼演唱,其余二人在台前操纵木偶表演,一样可唱可道白。

李其广是玉林市山歌协会副会长,对于木偶戏,他可谓是从小就耳濡目染。喜欢吹拉弹唱的他于2015年8月1日组建成立了白州古韵艺术团,团员都是博白本地的曲艺爱好者,年龄最大的70多岁,最小的也有38岁。艺术团刚成立时除了下乡演出和下雨天,李其广都会带着团员们到县城大转盘小广场舞台进行义务演出,除了为艺术团积攒人气,也希望“宣传推广优秀传统文化”。

李其广介绍到,随着时代的变迁,在日渐现代化的农村,木偶戏早已风光不再,现在下乡表演木偶戏更多的是对客家传统民间艺术的坚守。由盛及衰,行当辛苦,经济收入少,老一辈木偶戏艺人的后代已经很少有人愿意继承衣钵。也许未来,木偶戏只能封存在博白人的儿时记忆之中。

Tips:木偶戏是由演员在幕后操纵木制玩偶进行表演的戏剧形式。杖头木偶作为其中的一种剧种,是由表演者操纵一根命杆(与头相连)和两根手杆(与手相连)进行表演。木偶头以木雕,内藏多种机关使身体塑形自由,整体感增强,突破了传统造型的局限,更合适人物与时代需要。广州高州木偶是杖头木偶发展最为盛行的地方,始于明朝万历年间,是在福建布袋木偶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桂花女神——绿珠女

绿珠女在博白家喻户晓,是美貌善良、坚贞勇敢的代名词。

20180206104752112.jpg

如今依然香火旺盛的绿珠祠(摄影:黄潇)

相传绿珠生于白州(今博白)双角山下,原姓梁,因古粤地有把女儿称为“珠女”,男子称为“珠儿”的习俗,其父母便唤其为绿珠女。西晋太康年间,石崇到交趾采风时途经白州,惊慕绿珠美貌,便用三斛明珠聘她为妾,并在皇都洛阳专门为她建造了金谷园,婚后二人恩爱有加,令人艳羡。却不料奸臣孙秀垂涎绿珠姿色,在使人向石崇索取被拒后在赵王司马伦面前加害石崇,并欲领兵围攻金谷园,绿珠听闻后既愤恨又无奈,于是坠楼自尽。绿珠死后不久石崇也被陷害致死。后据民间传说,绿珠死后化成了一只仙鹤,飞回到了故乡白州。

绿珠女的故事让后世文坛吟诗不绝,唐代诗人杜牧就曾写诗《金谷园》:“繁华事散遂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以纪念她坚贞不二的勇气。

绿珠之死令乡人哀伤叹惋,因不忍心她的灵魂无处可居,遂在其故乡绿珠镇(今博白镇)集资建造了绿珠祠,供奉着绿珠女的塑像,至今香火不断。每年农历二月十四至十五日,乡人们都会举行绿珠的诞辰庆典,以此缅怀。除此之外,博白护双村的农民画家张家口还将绿珠女的故事用笔墨描绘出来,让绿珠女的精神留在世代博白人心中。

20180206104852469.jpg

正在画桌前练习的张家口和他所画的花鸟(摄影:黄潇

张家口自小热爱书画,2007 年家庭发生变故后到博白县老年大学学习国画,起初他只是想借画画来缓解压力,却不曾想自己一画就是十年,如今他专门用来存放书画的画室已经快要放不下他的作品了。说起自己的长篇画卷《绿珠女》,张家口一下来了精神,他介绍到,自己从2015 年开始创作这一长篇画卷,目前共完成了三卷,平均一卷有二十多米长,计划此后一年完成一卷,希望2020 年左右能够完成《绿珠女》的创作。

为了使所画内容更符合绿珠女当时生活的社会背景,已经七十好几的张家口把分为上中下三辑的《绿珠女》小说反复阅读了很多遍,还曾亲自前往绿珠女故乡——绿珠镇采风。当被问及身体是否吃得消的时候,张家口爽朗地反问道:“因为画画,我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好,人也变年轻了,你看我像七十多的人吗?”

因为家庭条件局限,张家口在自家二楼的走廊用几块简易的木板架起了自己的画桌,怕漏风就在旁边围上几块塑料布,怕光线不好就从房间拉出一盏灯,镇尺就是从路边捡的石头,虽然简陋,但张家口坦言,每天在这里度过的四五个小时是他最开心的时光,“这是我的宝贝,我要用我全部的精力去创作,展示绿珠女不平凡的一生,让后人铭记她的精神。”

Tips:为了缅怀绿珠女,博白人不仅为其建造了绿珠祠,还将其故乡更名为绿珠镇,2005 年,为便于管理,绿珠镇并入博白镇,其镇内有一座横跨南流江的桥,当地人将其唤为绿珠大桥。

(文/刘洋)

(责任编辑:huangsy)
相关热词搜索:博白 绿珠 丹青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