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关小费几时休?坚决说“NO!”很重要

2019-02-13 11:19:10   来源:《中国—东盟博览》“政经版”

东南亚“旅游热”的走俏,却美中不足地伴随着愈演愈烈的顽疾——通关小费。

通关,是进出口海关关境的规定手续,是全球公民的公共行为;小费,是你情我愿的服务谢意,是约定俗成的文化行为。

通关是政府公职,以无偿奉献为宗旨;小费衍生于服务行业,实质是工资报酬。将“通关”与“小费”捆绑,实乃相悖且有违初衷。

全世界所有边检海关,理论上都不需要给所谓的“小费”,因为“通关小费”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表达谢意及对服务肯定的小费,而是变相索贿。

“通关小费”成顽疾

“就在最后一天离开万象瓦岱机场出关边检的时候,大部分旅友都遭到老挝海关人员强行索要小费……老挝这些机场海关人员在办完出关手续后,手里拿着我们的护照不放,嘴里用中文一遍一遍地说着‘小费50、50’。当我们说身边没有零钱时,他们又说‘100、100’……无奈,我和旁边一对苏州夫妇每人分别被敲诈交了 100 元才拿回了护照。瞬间,我们这次旅游对老挝留下的美好印象荡然无存。据知入关时导游已经统一给了他们小费,离开时还要再向我们游客挨个强要小费……更让我们想不通的是,当我们把这件事向旅行社领队反映时,领队还责怪我们为什么要给,说可以不给的。”

这是一封公布在中国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以下简称中国领保中心)官方微博上的群众来信,一位中国游客自述从老挝回国时被对方口岸海关人员强要“小费”的遭遇。希望国家维护中国公民的权益,通过外交途径向对方国家提出交涉。

事实上,类似这样的投诉信件或留言,中国领保中心没少收到。因为“通关小费”这一顽疾近几年来经久不衰,拒付小费的严重后果,甚至一度升级为肢体冲突,威胁到中国游客的人身安全,产生恶劣影响。

据统计,中国外交部和驻外使领馆2017年全年处置海外中国公民安全事件73172起,其中出入境受阻类案件3541起,其多发程度在12类安全事件中居第五位。而亚洲地区是较重大领事保护案件最集中的地区。

官微回信,“小费事件”引热议

在许多中国游客的印象中,以往的“小费事件”往往在酿成旅游安全事故后才见诸新闻、引发舆论。而这一次,利用新开通的官方微博这一新媒体传播手段,中国领保中心迅速给该游客发布回信。

回信中表示,就游客信中反映的老挝口岸情况,外交部领事司会请中国驻老挝使馆向老挝方进一步核实了解,并继续表明中方立场和关切。如果游客能进一步提供被索要“小费”的具体细节,比如当事官员的编号、柜台号和事发具体时间等,将有助于相关部门进一步做老挝方的工作,维护中国公民权益。此外,回信提醒,希望游客今后再遇到被外国口岸执法人员索要“小费”的情形时,能冷静应对,决不妥协,必要时可联系中国驻当地使领馆,以实际行动维护自身权益和中国公民应有的尊严。

针对“小费事件”的两封通信,引发众多网友留言。网友们纷纷自述在东南亚国家旅游通关时遭遇索“小费”的经历。此外,旅行社在通关小费“给与不给”的选择上无形中推波助澜的现象,也引来了舆论呼吁“管管旅行社”。毕竟,中国游客多存在英语不好、跟团多、怕拖累等特点,在某些旅游模式下,交小费成了更加省事省力的做法。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秘书长刘思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东南亚许多国家,边检人员或海关人员主要针对的就是中国游客。许多中国游客可能抱着一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还有人为了投机取巧顺利通关,而做出给“小费”这种带有行贿性质的行为。这种心态被边检海关人员掌握以后,从被动地接受行贿,演变成了主动索贿。可以说,一些边检人员索要“小费”的恶习,是一些旅行社的领队和游客共同惯出来的,结果甚至变成“不给钱就挨打”。

“小费现象”缘何屡禁不止?

根据中国游客的反馈和媒体相关报道,与航空入境相比,从越南陆路入境的中国游客被越南海关收取小费的几率较高,索贿现象比较突出的是在芒街、友谊口岸和老街三个越南关口。柬埔寨边检工作人员索取小费现象主要发生在金边国际机场和暹粒国际机场。

另据中国《新民周刊》报道:一份调查问卷显示,90% 的中国游客在出境游时都被索要过“通关小费”,其中 67.46% 表示“先给了,再投诉,免得当时麻烦”。仅有 32.54% 的游客表示不会给。结果表明,许多游客都处在“给了很憋屈,不给不安全”的境地徘徊。

“在出团前提醒团队成员在护照中主动夹带小费,有助于更快更顺利地过关。”中国某旅行社领队徐先生由于经常带团前往东南亚国家,这已成为他的带团经验。他表示,大约 9 成以上团员都会接受他的“建议”,当然也从未遭遇过没交小费而被拒绝入境的情况。

另一不愿透露姓名的旅行社领队认为,小费代表一种“潜秩序”,“想要快速通关,就现实些。如果是旅游团,往往旅行社都做好小费的预算了。”该领队称,在旅游高峰期的时候,比如泰国行,就算游客拿的是领馆签,如果填写的出入境卡不合规范,为避免重新填卡排队,最好夹上小费。“日常小费 20 元,高峰期或者日常插队 50 元,遇上节假日高峰期以及插队 100 元,绝对能在半个小时内全部过境。”

有匿名越裔在社交媒体上透露:“那个收你‘小费’的边检人员必须付钱给别人才能得到那份工作。换句话说,他现在想要回他的钱,还想要得到更多。”实际上,根据相关统计数据,越南劳动者的平均月工资为 380 万越南盾(约合 181 美元),在东南亚地区只高于老挝、柬埔寨和印尼。而越南公务员的最低月平均工资甚至仅为 130 万越盾(约合 62.5 美元)。

不给小费就挨打?

那么,是否中国游客都面临着“不给小费就挨打”的极端状况?多数受访的中国游客表示“比起挨打,海关更喜欢‘找麻烦’”,比如对拒付小费的游客进行行李检查或在出入境手续办理上进行刁难。自由行达人董小姐在前往柬埔寨旅行时就曾被刁难,金边机场海关工作人员向她索要 2 美金小费,发现她装傻“不上路”之后,足足拖延了五分钟才予以敲章放行。但另一方面,不同于中国游客的是,欧美游客遭遇通关小费索贿,往往是当即质问、立即报警并维权到底。这也是东南亚海关人员较少向欧美国家游客开口索要小费的原因。

在中国领保中心就“小费投诉信”发布回信之际,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副司长兼领事保护中心主任陈雄风赴印尼进行领事磋商,其间就当地移民部门官员向中国公民索要“小费”问题多次做印尼方工作,敦促印尼方采取有效措施,杜绝“小费”现象再次发生。

同时,中国外交部还会同多个部门,提醒中国公民不得在出入外国口岸时通过支付“小费”的方式获得便利,尤其是各旅行社领队,不得误导、诱导游客主动向外方执法人员塞“小费”。驻外使领馆还不定期走访有关口岸,发现中方企业或旅行社相关违规人员,及时报请国内主管部门查处。

“旅行团或游客不应图一时通关便利主动支付小费。如遇旅游团领队强迫缴纳过境小费,应及时向旅游主管部门投诉(中国旅游主管部门电话:12301),同时向驻当地使馆反映组团社与领队有关情况和基本信息。”中国外交部在官网、海关等多个场合发布了如是提醒。

通关小费几时休?

在中国多部门的努力下,如今已有不少东南亚国家公开承诺反对执法人员向中国公民索要“小费”,并妥善处理了有关案件。越南、柬埔寨等国家还在口岸明示相关收费标准,公布监督电话,并增加相关中文提示。泰国的几个国际机场也为中国游客设立了入境特别通道。此外,网购旅游保险是否适于在“拒付出入境通关小费”相关险种开发上做文章,加强由此造成的旅途延误或财产人身伤害风险防范,也开始进入一些法律业界人士的探讨范畴。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等单位联合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出境 旅游大数据报告》,在2018 年上半年最受中国游客欢迎的20 大目的地国家中,泰国、越南、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柬埔寨入列前10位。

可以说,东南亚如今已成为中国出境游的最大受益地区,东南亚旅游市场需要中国游客的有力带动。从这一因素来看,大到树立良好的国家形象,并保证入境中国游客的安全,小到抵制通关索贿,正逐渐成为东南亚各国官方层面的共识。

但由于各国执法环境和国家治理水平不一,一些外国口岸执法人员索要“小费”现象仍难以根除。对此,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倡议,除了中国政府层面的努力之外,抵制“小费”也需要每一个涉事的中国公民坚决地说“不”的态度和身体力行的参与。


来源:《中国—东盟博览》“政经版”

文: 林芊芊


(责任编辑:chenhui)
相关热词搜索: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