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邕城夜行,行于山水市井之间

2020-07-16 15:12:52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点击:
本文首发于《中国—东盟博览》“文旅版” 2020年七月刊 撰文/颜侨宏

《南宁县志》记载,“邕州有八景,谓三峰耸翠,潇湘碧柳,石宝远眺,北沼荷风,温泉春浴,东湖秋月,何屯桃霞,朗目照晚。”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而朗目照晚,是火星照耀的十四个州府下,绝无仅有的邕城之美。入夜,华灯初上,城市的剪影在南湖畔摇曳生姿,穿梭在暮色中的电动车流,是属于南宁的独特肌理。一排排的霓虹点亮了街道,也点燃了南宁人的夜生活,他们三三两两,招朋引伴,或于中山路寻觅美食,或在青秀山健步夜跑,或伏案书院聆听美妙的沙沙翻页声……

在南宁的夜晚,每一个灵魂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活色生香。

从凌铁大桥下开过的牡丹号(图源 : 南宁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

夜游,寄情于山水之间

半城绿树半城楼,青山脚下邕江头,古道热肠的南宁人,似乎一直寄情于山水。

故事要从邕江说起。

1965 年,择水而居的宋村人乘渡船,从郁江蜿蜒而下,船行六十里,在刚落成的民生码头上,出售米酒和农作,如有需要,自西向东一百二十余里,可换取八尺江上的蔗糖和渔获。

这段生生不息的水路——邕江,便是南宁人的母亲河。时至今日,白天的民生码头虽已不再舳舻千里,但在晚上,它依旧是南宁人寻找夜色的港湾。

随着一声笛鸣,从民生码头缓缓驶出的金穗号,定格了两岸灯火,在郁水之南,时间和月色交汇着,也趁着凉爽的晚风,褪去了游人一身的暮色与疲倦。

熠熠生辉的畅游阁,如同黑夜中的一座宝塔(图源 : 南宁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

在邕江夜行,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畅游阁。这座黑夜中的宝塔发着光,虽是仿古建筑,但登高望远,却并不妨碍它俯瞰一切,也连同塔下矗立的邕字碑和百米古城墙,浩浩荡荡地书写着邕江夜游的第一章。穿越在江北河段的游船,仿佛也穿越了历史,这里的空气混合着摩天大楼的水泥味,和朝阳广场的烟火气,站在船头茫然四顾,游人的思绪弥散在属于邕城的前世今生中。

从霓虹灯炫目的邕江大桥伊始,到折返点葫芦鼎大桥,沿江而行 60 分钟,仿佛在阅读南宁桥梁枢纽的活历史。目光所及,桃源大桥上的流光壮锦,衔接着五百米外的凌铁大桥,后者拱形桥架如一轮弯弓,射出了一道灯光巨幕,晕染着两岸,甚至是碧水中的建筑——广西文化艺术中心。

这是江水中的一座“山”,富有流动感的白色线条勾勒出三座主楼体,一笔一画间,广西独有的喀斯特山貌便神形俱备了,而流过此处的江水,也染上了诗歌和戏剧的香气。游船途经此处,恍若泛舟漓江。

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

游船上的吉他表演 (图源 : 南宁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

随着金穗号的转身,甲板上的灯渐亮,吉他弹奏的民谣在江中悠扬,壮族茶艺的芬芳也悄悄弥漫,灯火阑珊处的葫芦鼎大桥,在目送着又一群游人离开。

桥上,匆匆而行的车流归于夜色;桥下,缓缓驶过的游船也在寻找着下一道风景。

离行船十余里的青秀山上,夜游始于一条花园绿道。

从铜鼓岭东门进入,长达 6 公里的展览长廊内,郁郁葱葱的植被园区沿着中轴星罗分布。漫步竹园,吹着习习凉风,不时有夜跑的运动爱好者从园区小路上穿过,打着太极和八段锦的老人们在月色下更显老当益壮。

除此之外,占地面积约 3000 亩的青秀山东部夜游景区还包括叶子花园、樱花园、青少年科普研学营地等项目,如果能遇上不定期开放的灯展,整个景区一片火树银花,青秀山脚下可谓一步一景,甚为壮观。

百年之前古人“登高作赋,不负良辰”,这并非徐霞客对邕州群山的溢美之词,夜游青秀山,今人称得上是“不负良宵”。

中山路密集的人流 (摄影Jesse:/图源:Flickr)

漫长的黑夜,孤独的胃

广厦千间,夜眠仅需六尺;家财万贯,日食不过三餐。这是《舌尖上的中国》对国人食宿的特写,殊不知在南宁,日食却有四餐。夏长冬短的南宁,夜市横贯了四季。桌椅板凳,三五好友,烧烤啤酒,来一份老友粉,再上几盘炒螺,猜码划拳间,遍布城市角落的美食街和夜宵摊,慰藉着一个个寂寞的灵魂和空虚的胃。

2019 年,南宁被阿里文娱评为国内夜宵城市之首,而作为全国十大夜市之一的中山路美食街,是南宁人绕不开的深夜食堂。在这条“白天如草堂晚上似天堂”的老街里,有烟火味道,有生活写照,也有家长里短和人情冷暖,很像是江湖。

凌晨一点,从中山路美食街往里看,十多米宽的夜宵江湖里,人潮逐渐稀少。在门外,卖气球和手机配件的摊主还在坚守,开摩的的司机相信还能再招揽几拨客人。

中山路的烧烤摊 (摄影Alvin AU/图源:Flickr )

六叔的烧烤摊前,却依然人头攒动。

一盘新鲜出炉的烤鱼,光外酥里嫩的鱼肉,就需要多次反复翻烤,让人垂涎的配料,葱、蒜、紫苏、豆芽、花生、酸笋、榨菜等缺一不可,随着最后一勺秘制烤汁的汇合,闻着味的食客,已经饥渴难耐。

这家位于中山路中段南门菜市旁的烧烤摊,已经接受过中央电视台三次采访。从 20 世纪八九十年代起,生于斯长于斯的六叔,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着对美食的热爱,于是有了如今的六叔老牌风味烤鱼。虽然店内已有充足的人手,但年近 70 的六叔还是会不时来摊子,亲自下厨。

漓江书院内,一女孩正迈过门槛(图源:图虫网)

夜读,黑夜中最后的仪式感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

漓江书院的一角,挂着美国作家加布瑞埃拉·泽文的这句话。店里很安静,只听得到书页翻动的“沙沙”声,以及咖啡杯和桌子碰撞的声音。即使是冲着文创气息前来打卡的游客,也会忍不住在“店内精选”的书架旁驻足。

南宁人的夜游,在书卷上走得很远。

21 时 45 分,离书院关门还有 15 分钟。韦姐坐在书院墙角,狭窄的过道里只有她一个人,灰色的砖墙和木制书架把她围了起来,形成了一方小小的天地。“我住在埌东,下班后经常骑电单车过来看书。”韦姐手上捧着的,是一本《广西读本》,这本介绍着广西人文水土的综述性图书,已经是她今晚泛读的第二本书了。

漓江书院公共阅读区(图源:漓江书院)

和大部分网红书店不一样的是,漓江书院内并未设有专门的休息区,很多人像韦姐一样捧着书,散坐在书架旁,沉浸在何妨下一楼的世界中。

金狮巷漓江书院是没有空调的。

这座三进三出的四合院,由岭南风格的旧宅邸改建而成,院内有一口废弃的井,井里有鱼;有一辆生锈的黄包车,车前有人合影;一只捉虫的猫,猫的脚步很轻,一如天花板上的吊扇,得益于店内合理的灯光设计,一台台吊扇并未在店内投下斑斑驳驳的灯影。

“看完书还会去三街两巷转转,吃碗老友粉。”韦姐合上书,准备结束今晚的夜读。尽管即将打烊,但从书院外前来参观和拍照的人依然络绎不绝。坐落在三街两巷内、朝阳广场旁的漓江书院,有着天然的客流,游人和读者都被这座散发着八桂大地独特书香的院落吸引,在夜读里完成了一天中最后的仪式感。

 

来源:《中国—东盟博览》"文旅版"2020年7月刊

(责任编辑:何斌)
相关热词搜索: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