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没落王城里,猴子在大闹人间

2020-07-17 18:00:26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点击:

 

本文首发于《中国—东盟博览》“文旅版” 2020年7月刊 撰文/颜侨宏

在泰国,向来是不乏古城、古寺的遗迹,曼谷玉佛寺、清迈素贴双龙寺、大城马哈泰寺,都是泰国人如数家珍的宝藏景点,但若提到华富里,乐天知命的当地人一定会问你:“是来看猴的吧?”

也不知从何时起,这座位于泰国南部的静谧小城,流着高棉和大城血液的三朝古都,成了猴子猴孙们啸聚山林的乐土,而那些前来华富里看古迹的游客,都以为误入了花果山。

 三峰塔内发呆的猴子

泰国华富里,世界猴子城

在华富里,人们的记忆中似乎没有猴子不在的场景。Taweesak Srisaguan 的便利店门前摆着老虎和鳄鱼的毛绒玩具,与猴子斗智斗勇,是他如鱼饮水的生活,

由于附近一家废弃电影院成了猴群的新据点,而便利店里喷漆罐的吸引力绝不亚于香蕉和桃子,因此他不得不有所对策。

居民Kuljira Taechawattanawanna 为了防止某些顽皮的不速之客,在窗外安装了高架网,“我们住在笼子里,但猴子住在外面。它们的粪便无处不在,尤其是下雨天,气味难以忍受。”快意恩仇的言语背后,摩擦和冲突似乎是庸常岁月中人与猴之间另一道朴实的风景线。

如若问及当地人,人与猴群之间的缘分从何而起,娓娓道来中,有着这样一个传说:

很久以前,华富里本来是座人迹罕至的山峰, 阿逾陀国王子罗摩取胜后欲行赏大将,其麾下猴王哈奴曼得其赏赐,随后王子弯弓揽月,射出一金箭,承诺箭下落的地方就归猴王所有。后来金箭飞到这座山上, 山峰化为平原,猴王用尾巴一卷, 把泥土变成围墙, 便筑成了华富里。

据说在当地的Luuk Sorn Shrine 庙里,巍然屹立着的巨大城柱,便是罗摩当年射的那支箭。数百年来,哈奴曼手下的猴子大军在这里安营扎寨,发号施令, 华富里人也对这群为人们带来幸福、运气和繁荣的猴子宠爱有加。

事实上,作为阿瑜陀耶王朝的陪都,华富里深受法国文化的影响,从以三峰塔为首的高棉式建筑中便可见一斑。在凡尔赛文化的熏陶下,王朝历代的统治者培养了许多奇葩的喜好,比如养猴。随着王朝衰败,时代更迭,善良的华富里人并没有将猴群赶走,于是数百年间人与猴和谐相处,成就了今天“猴城”的美谈。

攀爬在电线上的猴子 (摄影:foto ecken/ 图源:Flickr)

从曼谷乘火车到华富里,区区百余公里,缓缓流转的窗外景致中,象征着泰国古城的断壁残垣逐渐映入眼帘,站台上一尊猴雕栩栩如生,兴奋着游人的神经。距离火车站大约10 分钟步行路程,就是华富里的地标建筑——三峰塔。

气势恢宏的三峰塔,顾名思义就是三座塔形建筑。三峰塔建于18 世纪,是典型的高棉建筑,从塔下仰望,高约15 米的三座高塔连成一气,分别象征印度教的三大主神梵天、湿婆和毗湿奴。

在之后漫长的岁月里,三峰塔经过了多次加工和改造,增加了华富里风格的佛像和佛殿,浓浓的婆罗门格调有如吴哥窟的建筑风格,结合了印度教与佛教的特色。历史与水土同声,艺术和宗教齐鸣,杂糅了华富里百年血气的,正是这三峰塔。

然而今日的三峰塔,与其说游人前来欣赏古建筑,不如说是为了拜访猴群。目光所至,整座建筑俨然已被猴群攻占,无法无天的猴群上蹿下跳、吃喝拉撒,丝毫不把佛像古物放在眼里。所幸塔身设有防护,猴群无法进入塔内,腻烦了猴群的游客也可以速速入塔,在晦明交错的寺庙遗迹里,在片刻间感受世俗外的佛门清净。常年盘踞的猴群,无疑也成全了三峰塔的香火,懂得感恩的泰国人深谙此理,于是招朋引伴,飨宴飨食,在三峰塔下增添了猴子节这浓墨重彩的一笔。

随着象脚鼓和铓锣的响起,身穿猴子服饰的当地人在塔下狂欢,期间华富里市长会出席致辞,随后丰盛的美食将向城市中的猴子们敞开供应,节日也达到高潮。值得一提的是,为猴群准备的食物种类繁多,令人垂涎,其中包括腰果、糯米、热带水果沙拉和一种名为Thong Yod 的蛋黄制作的甜点,所有食物的量级更以吨计。

关于华富里猴宴的起源还有一种说法,一名喜欢猴子的商人将水果、果汁等放置于门前供猴子取食,邻里也纷纷效仿。久而久之,华富里的猴子越来越多,成为一景,许多游客慕名而来,为当地带来一大笔收入。为感激猴子为华富里带来的收入,也为继续刺激当地旅游业发展,猴宴便从此流传了下来。

被遗忘的三朝古都

一直被叫做猴城的华富里,也许会渐渐遗忘它本来的名字。

华富里,古时又称罗斛国,自堕罗钵底帝国时代就已经存在,在历史洪流中,目视各大政权潮起潮落,顽强地在各大强权的争斗中生存下来,终于在相当于中国元代的时候修成正果,与泰族人自家建立的强权素可泰帝国共同治理着泰国大地。公元10 世纪至13 世纪,华富里曾是高棉人的一个重要城镇,在这个古镇上随处可见高棉风格的遗迹。但是和帕农蓝、披迈的吴哥风格建筑相比,华富里明显开始融汇了一些自己的建筑语言,正如同上文提到的三峰塔,除此之外还有阎罗王庙,瓦帕史玛哈它寺,帮客塔等。

如果说上述遗址构成了华富里的筋骨,那么大部分散落在街头的断壁残垣才是这座城市的血与肉。一砖一瓦,一砾一尘,无名无姓的造物堆砌了这座城市最深处的遗忘感,连同那些巨石垒成的野殿,斑驳的纹路、残缺的城墙,这些昔日的王宫废土在遗忘中融入了凡尘,成为当地人的街心花园,猴子们的游乐场。

车来车往,一只猴子立在天桥护栏上(摄影:foto ecken/ 图源:Flickr)

 

散落街头的遗迹(摄影:Rachada Srepaotong/ 图源:Flickr)

在“返祖”中找寻城市灵魂

广随着绝育计划的启动,六月的华富里,“哀猴遍野”。6 月26 日,华富里野生动物局完成了近500 只猴子的绝育计划,并表示绝育不是彻底控制猴群生态的办法,他们在拟一个长期计划,在城市另一边规划出一片保留地,为猴群打造家园。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仍未褪去。截止6 月中旬,泰国在疫情后恢复正常生活生产的表现已排名亚洲第一,虽然泰国民众都已经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但似乎仍然没有明确的政策表示外国人可以入境。旅游业是泰国的支柱产业,占其经济总量近20%,作为城市名片的“猴经济”,也早已成为华富里不可割裂的一部份。可无论疫情与否,在发展和环境之间,在华富里与灵长类之间,始终悬着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对于这次绝育计划,平日里与猴群势不两立的便利店老板Taweesak Srisaguan,出人意料地松了口:“我经常看到它们到处走动,在街上玩耍。但如果它们都走了,我肯定会很孤独。”鱼和掌能否得兼,在当局做出选择之前,也许华富里人早已有了答案。

猴群窜上一辆巴士(摄影:urs achermann/ 图源:Flickr)

 

来源:《中国—东盟博览》“文旅版” 2020年7月刊

(责任编辑:何斌)
相关热词搜索: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