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巴东赛牛,苏门答腊稻田上的速度与激情

2020-07-21 15:45:23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点击:
本文首发于《中国—东盟博览》“文旅版” 2020年7月刊 撰文/林涵

印尼苏门答腊地区属热带雨林气候,全年高温多雨。约 400 年前,当地土著米南加保人在水稻收割完毕后牵上自家的牛,在稻田举行奔牛比赛,庆祝丰收。如今,这项稻田赛牛活动,不仅是当地重要的民俗,更是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观看。那惊险刺激的场面,让所见者终身难忘。

1347 年,米南佳保人在苏门答腊建立了自己的王国巴佳鲁勇(Pagaruyung),国祚一直延续至 19 世纪,并产生了自己独特的文化,留下了大量古迹。图为建于 17 世纪的巴佳鲁勇皇宫

执牛尾的丰收庆典

巴东是苏门答腊的省会,也是古老民族米南佳保人的故乡。据历史记载,1347 年,米南佳保人在此建立了自己的王国巴佳鲁勇(Pagaruyung),国祚一直延续至 19 世纪,并产生了自己独特的文化,留下了大量古迹。稻米是米南佳保人的主食,在其历史与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稻田上赛牛以庆祝水稻丰收的古老民俗更是绵延了几百年。

虽然巴东地区的稻田赛牛已有数百年历史,但直到近年来方广为人知。一个重要原因是,流行这种风俗的区域相当狭窄——均位于苏门答腊西部马拉皮火山附近。马拉皮火山是米南佳保人心目中的“圣山”。虽然它依旧不时爆发,但火山灰也给周边地区带来了肥沃的土壤,其附近村社是米南佳保人重要水稻产区。

稻田赛牛

过去,苏门答腊的水稻一般一年两熟,在水稻收割之后、下一次播种之前的农闲时期,村民们便会举办盛大的丰收庆典。稻田在收获后空闲了出来,为比赛提供了竞技场地,而农村极其重要的耕牛,则成为了比赛运动员的坐骑。

并非所有米南佳保人都有资格进行稻田赛牛,传统上,此类庆典仅限于目视能见马拉皮火山的若干村社,整个区域不超过 100 平方公里。比赛通常在多个村社间轮流举行。如今,随着水稻品种改良和水利灌溉条件的改善,印尼的水稻可以一年多熟,加之旅游业的兴起,世界各地游客慕名而来,有的村社甚至一年举办过六次稻田赛牛。

勇者的游戏

属于勇者的游戏

稻田赛牛当天,牛会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颈上挂着牛的名字,经过一场膜拜仪式后,就会被带到竞技场,准备比赛。

比赛时,一般是两头牛为一组,若场地宽阔,可两三组同时进行。赛场就是收割后的水稻田,经过平整,灌入清水,水波荡漾。赛场不远处,是海拔 2891 米的马拉皮火山。阳光照耀下,熠熠发光。

巴东赛牛难度非同一般。赛牛通常挑选两头健壮的公牛,套上木犁,通过宽松的绳索让两牛并列。当地农民化身骑士,位于两牛之后。说是“骑士”,但事实上他们既不骑在牛身上,也没有可乘坐的牛车,而是脚踏两具木犁,随着公牛往前飞奔。

巴东赛牛难度非同一般

这看似简单,但实则非常考验骑士的水平。因为两头牛之间的绳索比较宽松,容易出现两头牛速度、方向不同步的问题,骑士既没有缰绳也没有马鞭、马刺,只能手脚并用,利用对牛尾和木犁的操纵来保证对牛的驾驭。比赛中,牛尾作用非凡,堪称牛车的方向盘和加速器。比如,骑士想让牛向左跑,就把牛尾巴往左侧拽;向右跑,则向右拽,十分有效。牛尾巴的另一功能是加速,极端情况下,有的骑士还会用牙咬住牛尾来促使牛加速,被咬后的牛只一跃而起,瞬间百米冲刺。不过,使用这招也有风险,那就是牛有可能受到过度刺激而横冲直撞,跑出赛道。

泥浆四溅的赛牛现场

赛道长度从 60 米到 250 米不等,泥浆厚度可达 30 厘米。在 200 多米长的水田赛道上快速奔跑,每次奔跑大约仅需几十秒,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一位旅游达人曾亲自上阵体验过这项民俗活动,“公牛冲刺速度实在太快,我觉得自己好像要飞起来了。泥浆四溅,眼睛根本睁不开,牙齿、头发溅满了泥浆。”

稻田赛牛采取初级、中级、高级的比赛淘汰制,最后一场决赛,将由三个等级的冠军一起竞争,以直线方式最短时间抵达终点的选手,将获得比赛冠军。获胜的牛会被主人牵到一旁,清洗干净,梳妆打扮。背部披上红色或黄色布料,上面饰以鲜花,头戴写有名字的花帽,脖子挂上围巾,看上去十分喜庆。

比赛获胜的牛可在市场上卖个好价。牛被拍卖时,场上叫价声此起彼伏,价格不断飙升。参赛后牛的价格一般至少是普通牛的两倍,冠军牛普遍超过 1000 美元。对当地农户来说,这笔数额已经十分可观。

田埂上里三层外三层的观众

田埂上的乡民和世界各地的摄影师

巴东稻田赛牛并非单纯的速度与力气之争,而是要确保一对牛保持平衡,且平行地跑至终点,同时,骑士尽其所能摆出各种姿势取悦观众。在泥浆四溅与极快的速度下,骑士能够赤脚站稳已非易事,摆个漂亮的姿势更是难上加难。于是,骑士与牛只状况连连,或惊险,或精彩,或滑稽,惹得观众捧腹大笑。

稻田赛牛对附近乡民来说是头等大事,一定会到场观看。老人在田埂上悠闲地抽着烟,静待比赛开始;年轻人则在议论这次的比赛谁能获胜;小孩子是一刻都停不下来,四处跑动嬉闹。于是,小贩的叫卖声,年轻小伙子的喧闹声,观众的喝彩声,扬声器播的传统音乐,整个赛场就好像嘉年华一般。据当地人说,赛牛高峰期有近 500 至 800 只牛参赛,可想而知场面有多壮观。

拍摄赛牛紧张刺激

田埂上里三层外三层的观众当中,除了当地乡民,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爱好者。拍摄赛牛紧张刺激,尤其是站在与牛面对面的角度,情况更是“险象环生”。当牛冲向摄影师,在瞬间必须对焦,构图,按快门,扣人心弦程度非文字所能形容,须亲身经历方能明白。

一位摄影师曾这样讲述自己的现场经历:“由于场地简陋,再加上很多牛会乱跑乱冲,所以即使是作为摄影师也要随时做好抱头逃跑的准备,名副其实地用生命在拍照。整个过程我的神经始终是紧绷的,因为不知道牛会在什么时候、从什么方向冲出来。不过,只要参加过一次,那种疯狂的、充满激情的比赛场面将会让你永生难忘。”

来源:《中国—东盟博览》“文旅版”2020年7月刊

(责任编辑:何斌)
相关热词搜索: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