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小城古晋,“猫”是它深处的灵魂

2020-07-23 14:36:00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本文首发于《中国—东盟博览》2020年7月刊撰文/冯慧宁 

“猫咪的眼睛里也是一片湖泊。我不知道它在想什么。”——古晋便是这样如猫一般慵懒又深邃,让人捉摸不透的城市。

古晋是小众的,它向来都不是马来西亚旅游的首选之地,没有丰富的海岛资源,亦没有纯正的南洋风情,更多的是茂密的自然丛林风光。要想从旅行圣经《孤独星球》中寻找关于古晋魅力之处的答案,也同样充满神秘:“这里有雾气氤氲的丛林,隐秘的村庄,好奇的野兽和通向未知远方的泥泞徒步小镇。”丛林与村庄构建成古晋的外在魅力,但它从不强调自己的自然本色,让这个地方引以为傲的更多的是它矛盾又和谐的文化本身。

穿城而过的砂拉越河将古晋分成南北,华人与马来人共同在此生活,一河之隔,南北却似两个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民族、文化和美食在这个平静的城市共冶一炉,让人充满未知与期待。

成群出没的猫型雕塑(摄影:黄顺龙)

马来语名为“猫”的小城

“古晋”马来语是 Kuching,而 Kuching 在马来语中的意思就是猫,所以古晋也被人们称为“猫城”,猫也成为了古晋的吉祥物。如今的古晋鲜少会出现无数爱猫人所期待的那些遍地是猫的情形,走在这座城市的街道上,要想遇到那些随机出没的猫,很多时候还是要靠些缘分。但是这座城市丰富的猫元素 , 如成群出没的猫型雕塑、五颜六色的猫咪涂鸦、各式建筑上的猫咪装饰仍让古晋稳坐“猫城”之名。

古晋的巨型猫雕塑

在海拔 60 米高的 Bukit Siol 山上,极爱猫的市长夫人在这里倾心打造了一座“猫博物馆”,让这座“猫城”更加名副其实。博物馆里细细记载着世界上关于猫的事物,如《悲惨世界》的作者雨果如何爱猫、白衣天使南丁格尔与猫的旅行、佛陀与懒猫的仪式、猫城古晋市的名字由来、猫在上古时代的角色、歌手猫王等耳熟能详的传闻亦或是名人与猫的冷门故事都被一一搬进了博物馆。在古晋,猫的角色并不只是简单的人类宠物,猫性融入城市的灵魂,拉近了古晋和世界的关系。

砂拉越河,古晋传统与现代之界

古晋的生活如猫一样慵懒悠闲,走在街道上你会发现这里的一切也都是慢慢的,旅人的时间顿时变得缓慢而悠长,宛如这座城市走过的时光。古晋是马来西亚沙捞越州的首府和最大城市,悠闲的生活节奏让这里迎来大量的移民,各民族的融合和共同抵御外侵的经历让这里形成文化多元却又亲如一家的社会状态。

穿城而过的砂拉越河将古晋分为南北部,见证原住民与新来客对话古晋的历史。南岸的古晋是殖民地时期的市中心,历史悠久的欧式老建筑静静林立,北岸的古晋是现代的行政中心,政府机关、州长官邸、著名的玛格丽特城堡流露繁华,由南至北,建筑新旧交替,特色鲜明。

古晋由南至北,建筑新旧交替,特色鲜明

自 1988 年建市以来,分别聚居在城市两边的沙捞越马来人与华人各选举一位市长管理城市,一位负责古晋的北市,另一位则负责古晋的南市。极具古晋特色的城市政府影响着人们在砂拉越河上互通往来的方式,绿水悠悠的砂拉越河上总能见到那些装载橡胶、椰子、胡椒的小船穿梭其间,一派繁忙,沿河两岸的高脚长屋是船夫们的住所,那些临水的高脚屋似乎守着传统,又在靠近现代。

砂拉越河与古晋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古老的摆渡船连接两岸,摇船的船夫、过河的人、繁荣的市集在几十年的时光里一次次摆渡不停,前进不停,推着古晋向前走。

哥罗面(摄影:MangoCs)

多元化的古晋隐藏味道

古晋的美食如猫的内心一般复杂无解,独特且丰富。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与古晋的少数民族相会于此,古晋的平民美食家从传统中脱俗,完成地域特色的叠加,容纳着各式文化,创造着一道道无解的美食密码。旅人一旦到达婆罗洲岛沙捞越西南端的古晋,便注定这是一场寻找马来西亚隐藏美食的秘密旅行。

古晋的美食之冠,是当地人生活中一种不可或缺的食物——哥罗面(Kolo Mee)。也不知道是小贩拌面发出的Kolo Kolo 的声响诱惑着人们清晨饥肠辘辘的胃,还是早起卖面的广东人叫卖的干捞面声音听起来颇似“Kolo 面”的乐趣安抚了古晋的起床气,不知不觉,一道干拌面食在华人的谋生征程中成为了一个地方的代表性美食。

哥罗面的魅力实在是让人捉摸不清,为何如此让味蕾着迷,叉烧、肉碎、面条的组合让一碗看似简单的哥罗面成为了人们一周不吃就想得慌的经典早餐。哥罗面的精髓在于调味,每间店家都有自己独特的风味及调料搭配,但是猪油混合炸香的蒜米和油葱,再搭配上酱青、鱼露、白醋、味精和盐等酱料是不变的经典。“Kolo Kolo”的搅拌声之后,烫好的面条均匀地蘸上酱汁,拌上肉碎,浓郁的酱香和碳水化合物构成的欢愉霎时间在嘴巴里碰撞出了满足的味道。

哥罗面(摄影:The Food Pornographer)

古晋的福州光饼(Kompia)也是一道在马来西亚生根发芽的华人美食。这种据说起源于戚继光抗倭时期的军队干粮,在闽东南人们漂洋过海寻找营生的过程中被带到古晋,经过改良后,古晋光饼以油炸的烹饪方式和搭配不同配料的吃法来满足马来西亚当地人的口味。刚刚出炉的光饼散发着浓浓的蒜香和烘烤过后的面香味,是中国东南沿海小吃与东南亚风味混搭后的意外惊喜。

除了一些华人扎根古晋所带来的美食之外,古晋当地传统的竹筒鸡饭(Pansoh Manok)、自酿小米酒(Tuak)、千层蛋糕(Kek Lapis)、砂拉越野菜(Midin)、砂拉越叻沙(Sarawak Laksa)等美食都倔强地在百年的民族融合中坚守自家的风味。无论是哪一本古晋美食指南,这些充满砂拉越特色的菜肴都必定会榜上有名。

古晋的灵魂深处可能是一只猫。它游走在那些充满历史感的老街上,陪伴着为了生计漂洋过海数十载的睿智老人和在这片土地新生的孩童,听着人与人彼此间熟悉的乡音与异语。因为包容,因为多元性的文化,因为慢悠悠的生活,拥有猫灵魂的古晋孤独又自由地存在于世界。

来源:《中国—东盟博览》2020年7月刊

(责任编辑:黄昀昀)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