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京族哈节,把“哈”唱给海神听

2020-07-24 14:47:32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点击:
本文首发于《中国—东盟博览》 2020年7月刊 撰文/冯慧宁

 

大海的涌动给地球带来了永不停止的勃勃生机,金色滩涂边上,朵朵浪花也带来了属于大海的宁静与安详。海是个拥有秘密的地方,越往深处,那波浪下的暗涌越发勾起人探索它的欲望,它有多么地变幻莫测,只有那些漂在海上的民族才知道。

靠海维生的京族人一生都在与海打交道,他们一边无畏地乘风破浪前行,一边敬畏着打扰大海平静的风雨雷电,在没有科学认识的时代,这一切都被京族人视为了海神的喜怒哀乐。为了给出海的家人祈求平安,京族人每年都会举行盛大隆重的哈节,通过唱歌给神灵听的方式,祈祷海神给予保护和恩赐。

祭神仪式现场(图源:北部湾在线)

海洋孕育京族哈亭与神话

京族,中国目前唯一的一个既沿边又沿海,并以出海捕捞为生的海洋民族。他们原来生活在越南涂山,因追逐鱼群而来,后在中国南部边境小城东兴上岸定居,与北部湾海域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从海洋里猎取自然的馈赠,谋生成家,从海洋里寻找生活灵感 , 将海中穿梭的自由融进民族飘逸的长衫中,他们探索大海越深,眷恋越深,敬畏越深。

海洋赋予了依海而居的京族人生存与生活的资源,与风浪搏斗了几辈子的他们畏惧大海,又渴望征服大海。于是他们在海边修建了供奉神灵的哈亭,以期望通过虔诚的敬奉,来获得平静无风浪的海上航途以及丰收的渔获。

迎神(图源:北部湾在线)

每年哈节前,京族人会将家中打扫,布置整洁,穿着节日的盛装云集在哈亭前,等待仪式的开始。哈亭是哈节举行仪式的重要场所,每个京族村里都有一座哈亭,哈亭的建造倾注着京族人的心血,他们选用上等的木料建筑哈亭,在哈亭中装饰上双龙戏珠、诸神神座、楹联诗词等物件,极为精美。

哈亭的诸神神座中供奉着“五灵官”,即是主神 “镇海大王”和副神 “高山大王”“光达大王”“安灵大王”“兴道大王”,其中主神镇海大王是京族人最为崇尚的降妖除魔的神,镇海大王铲除蜈蚣精的故事是在京族中流传最为广泛的哈节传说。传说中,智勇双全的神仙镇海大王为了京族渔民的安全,设计杀死了妖孽蜈蚣精,并将它斩成三段,头变巫头岛,身变山心岛,尾变成万尾岛,即是如今的“京族三岛”。

哈节,京族人与海神欢聚盛宴

京族三岛中的每个岛举办哈节的时间都不一样,万尾岛、巫头岛为农历六月初十,山心岛则为农历八月初十,三岛之外的一些海边村落则在正月二十五。虽然日期各异,但哈节的节日形式与内容基本相同。

在京语中,“哈”代表着“歌”,有着请神听歌的意思,因此哈节除了是海洋民族特有祭神仪式之外,也是京族人的歌节。在哈节的迎神、祭神、“坐蒙”、送神四个必须环节中,京族人将唱歌和祭神融合,让哈节成为了一个集祭祖、乡饮、社交、娱乐等功能为一体的节日。

每年哈节仪式的第一天,京族人都会组成一支迎神队伍在吉时出发前往海边迎接海神。浩浩荡荡的迎神队伍由香公、翁祝、万拜、哈头、统唱、引唱,以及负责举旗擎伞方队、抬香案台方队、抬神架台方队、各式鼓钹方队组成,一路上迎神队伍鼓乐齐鸣,把欢喜的哈节氛围洒满了整个滩涂。到达海边的迎神地点后,众人要待香公和翁祝进行迎神祷告、卜“杯珓”等仪式之后,才能将迎接到的海神“抬”回哈亭。

祭师主持祭祀活动(图源:大众摄影网)

回到哈亭中后,京族人会用一根封庭杆架在哈亭中央的柱梁间,预示着已将神灵安置妥当,除了海神,其他无关鬼神一律不准进入封庭杆之内的哈亭。祭神环节是哈节仪式过程的核心,分为大祭和小祭,大祭是众村民向神灵祭拜,而小祭则主要是以家庭为单位向神灵献祭。大祭仪式极为讲究,吉时举行,统唱的人读迎神祝词为祭祀程序拉开序幕,众人紧接着遵循奏乐,摆放祭品,解秽,给神灵进献香烛烧酒,翁祝诵读祭文并焚烧纸宝、祭文等程序完成祭神仪式。在祭祀之后,人们会邀请“哈妹”们来娱神,娱神过程中“哈妹”穿插着表演传统京族歌曲,跳“进香舞”“进酒舞”“天灯舞”等节目供神灵欣赏。

祭神过后,便是“坐蒙”,因为宴席中盛放菜肴的长方形木盘在京族语言中被称为蒙,所以哈节上的宴席也被称为“坐蒙”。“坐蒙”宴席设在哈亭前,本地的京族成年男子会根据“乡饮簿”中的顺序,轮流成为“坐蒙”成员,即操办宴席的主家,主家绕圆桌而坐,安排“坐蒙”菜肴,邀请其他各家前来参加“坐蒙”。来参加“坐蒙”的各家人也毫不吝啬地拿出自家出海捕鱼时得到的海味珍馐,自备美酒佳肴,让参加哈节的人都可以共享节日的美味。

迎神队伍(图源:北部湾在线)

将“哈”唱给海神听

“坐蒙”环节中,“哈妹”的歌声和舞蹈将哈节的欢乐气氛推到了高潮,哈节里唱给神听的欢歌,犹如娓娓动听的天籁萦绕在人们耳边。京族人大多能歌善舞,居于海边的民族,所唱所舞的内容皆与日之所见、夜之所闻有关。

京族人唱哈的形式多样,有时,“哈哥”会持琴奏乐,伴着“哈妹”们的轮流演唱,有时,会由哈妹一人独唱,唱哈的歌声婉转动听,琴声悠扬。唱哈中述说故事的“喃词”尤为情节生动,京族人以“喃字”写成“唱哈词”,将其记录在歌本中,歌本上所写下的大多是京族民间宗教信仰、京族历史传说、男女情歌、以及生产生活新面貌等内容,可见,唱哈里的一字一句诉说的都是京族人与大海发生过的种种故事,传扬的都是京族人与大海相处下获得的人生经验。

如果说唱哈是京族人与大海生活留下的欢歌,那舞蹈就是京族人与大海相处后所悟出的柔软。唱哈时,娇俏动人的京族姑娘会身着白色长衫,头顶瓷碗,碗上叠盘,盘子里点燃蜡烛,两手端着酒杯,杯中也各有蜡烛一根,跳起传统的灯舞,蜡烛的光影随着京族姑娘的身姿影影绰绰间忽闪忽亮,宛如深夜海滩上的点点捕虾灯,煞是好看。

在京族姑娘劝慰神灵饮酒的《进酒舞》中,又可见她们以双膝微颤的三角步进退往复于神案前,双手在胸前灵活地翻花,一进一退间,京族少女对诸神的爱戴和崇敬悄然流露。几曲舞毕,哈亭内外的人们早已按捺不住心中想要唱哈的快乐,如海浪般的歌声开始此起彼伏,伴着由近及远的人声和笑声,一曲曲人间的祥和之音飘向广阔的夜空,也不知欢歌乐舞是否可以传到海的世界,让“海神”也能听一听人间献上的歌……

“唱哈”完毕,京族人们便念着《送神调》,舞着花棍送走神灵。整个“哈节”的仪礼便随着京族人再次投入到海洋劳作中结束了。

与水有情,与海为友,京族人再次面对充满未知的大海时,仍然会怀着无畏的心向更深处探索,将不知从何而起、不知如何应对的困难和危险以敬畏之心对待,在哈节中用歌舞、用供奉再次许下一个个希望生活平安富足的心愿。年复一年,当他们再次航行在大海上的时候,岸边亲人们唱哈的声音,已然成为最嘹亮的指路曲。

来源:《中国—东盟博览》“文旅版”2020年7月刊

(责任编辑:何斌)
相关热词搜索: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