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怡保:昔日锡都的前世今生

2020-11-25 17:33:27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本文首发于《中国—东盟博览》2020年11月刊撰文/林涵

相比起槟城,怡保的名气似乎显得逊色一些。但其风华其实有着更浓重的底色。早年的怡保无疑是一座工业之城,因采锡矿致富,被称为锡都。这座褪色过时的南洋老城,曾经登上《孤独星球》全球十大最佳旅行地之一。

浓厚的年代感使其成为一系列电影里的取景地,李安导演的《色•戒》里,它是20世纪40年代战时香港的取景地;周润发主演的《安娜与国王》里那座古堡也真实地在这里存在着;在《湄公河行动》里惊艳出场的高山茶园,以及闻名四海的旧街场白咖啡,都出自马来西亚西海岸线上的城市——怡保。

周润发主演的《安娜与国王》里那座古堡也真实地在怡保存在着

“世界锡都”与“下南洋”

马来西亚矿产资源丰富,其中锡矿资源更是著名,曾经有着“锡的王国”的美誉,马来半岛西部的太平—怡保—吉隆坡一带曾是马来西亚主要锡矿出产地,怡保更是曾被誉为“世界锡都”。

锡矿储量世界前列的马来西亚,其开采时间则比较晚,直到15世纪时,马六甲王朝才开始大规模地开采锡矿。19世纪之后,率先进入蒸汽时代的英国开始了对马来西亚殖民地的大规模开发,而英国人开发的所有种类中,矿产资源占据主要地位,其中自然包括锡矿。但是要想大量开发锡矿资源,首先得有充足的劳动力。 

在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中英的不平等条约《北京条约》中,规定清朝廷容许外国商人招聘汉人出洋工作,充当廉价劳工,而中国也从此开启了新的一段大规模移民浪潮——“下南洋”。

有了华工群体作为充足的劳动力,加上英国人无节制的采矿力度,19 世纪中后期,马来西亚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锡生产国。

怡保仿佛凝住了20世初的旧时光

据相关资料统计,当年因锡矿下南洋的华工大约有30万人,华工在经过长期的苦力劳动,最终赎身恢复自由后,大多数都选择了留在当地生活,主要聚居在了马来西亚的槟城、怡保一带。

这些华工在恢复自由之后,开始从事各种商业活动,他们有的成为了种植园主,有的做起了工匠,有的成为了贩货郎。由于华人普遍具有勤劳能干的精神,于是他们的买卖越做越大,涌现了一批有名的实业家。

姚德胜,最初就仅仅是怡保锡矿的一个雇工,后来被矿主任命为矿场工头,并一路做大做强,成为杰出侨领、慈善家。姚德胜曾被清朝光绪皇帝授予“资政大夫”头衔,并赐其“乐善好施”牌匾,还被英皇赐给“和平爵士”称号,马来王曾以鸣礼炮19响隆重仪式迎接他,国父孙中山先生亦授予其“一等嘉禾勋章”等荣誉。

经过艰苦卓绝的民族独立运动,马来西亚于1957年8月31日正式宣布独立。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华人与怡保锡矿的缘分也就渐渐落幕了。

美食是打开怡保的最佳方式

吃,是在怡保最首要的事情。这里的美食让你恨不得拥有一个可以装下一天吃八餐的胃。

老黄芽菜鸡自然是不能错过的,一盘亮晶晶、肉嘟嘟的豆芽菜,在挑逗着你的味蕾。“芽菜鸡”的诞生,可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一名黄姓摊贩在怡保新街场卖鸡丝沙河粉。后来是为了丰富菜式,加上了物美价廉的芽菜,烫过后拌上生抽,没想到这又肥又脆的芽菜滋味鲜美,瞬间俘获了食客的味蕾。

怡保“旧街场白咖啡”也自是不能错过的。“旧街场白咖啡”已有半个多世纪历史,入口爽滑、纯正、香浓,酽而不腻,更符合东方人的品味,适口性更好。

“旧街场白咖啡”已有半个多世纪历史,入口爽滑、纯正、香浓,酽而不腻,更符合东方人的品味

鱼香肉丝里没有鱼,夫妻肺片里没有肺片,同样的,白咖啡其实并不白。白咖啡不加焦糖,采用低温烘焙,最后加入牛奶和糖制作而成,因此口感上有别于传统的黑咖啡,白咖啡不苦不涩不酸,香醇柔滑,温和大气。在怡保炎热的街头,或堂食或外带,一杯浓香扑鼻的白咖啡足以安抚燥热的灵魂。

咖啡文化已经成为怡保的旅游特色,“旧街场白咖啡”与市政府携手请来了立陶宛艺术家创作了7幅街头壁画,这些独具特色的壁画隐藏在文化区里,引得游客纷纷前来合影留念。

距离火车站步行约10分钟的旧街场区域是怡保的美食聚集区。这里有南香茶室的白咖啡蛋挞、新源隆的白咖啡、乐会居茶室的鸡丝河粉、天津茶室的猪肉沙爹炖蛋、老黄芽菜鸡二店。一河之隔的新街场区域,有老黄芽菜鸡一店、安记芽菜鸡、富山茶楼、明阁点心、玉福满、奇峰豆浆、鸡仔饼,都是旅行者不容错过的美食体验。

时间的记忆藏在了旧建筑里

背井离乡的人,总是想把关于家乡的记忆也一同带走,然后在异国他乡生根发芽。

怡保华人众多,这些当年下南洋的华人,将故乡的建筑风格和家的记忆也带到了这座城市,数量众多的传统中国式建筑至今仍保存完好。当初李安导演拍《色 • 戒》时,曾一度为寻找张爱玲笔下的香港而烦恼,因为老香港已经拆尽了。

后来,张爱玲笔下的老香港在马来西亚怡保和槟城找到了。而怡保又曾经被英国、日本、荷兰所殖民,建筑风格更加的多元化。电影中,大学生坐电车时那些看起来像香港中环德辅道的镜头,就是在怡保拍的。

锡矿业曾是怡保当年的支柱产业,代表怡保曾经兴盛锡矿开采业的“锡米街”,二战前后被日本军队侵占作为间谍及警备之用。如今这里变成怀旧酒店、个性咖啡厅、旧货店兼冰室。

曾经的旧街巷,如今已是新的模样

怡保的清晨安静从容,鸽子们在旧街场上踱着。这些老街巷、旧建筑,近百年来仿佛都是如此,没有什么变化。

被诸多游客打卡的,颇具华人色彩称谓的大奶巷、二奶巷、三奶巷是一百多年前,侨领姚德胜将自己的店铺交给明媒正娶(在当时法律条件下合法)的几位太太打理,故而店铺所在的地方得名大奶巷、二奶巷、三奶巷。如今这些街巷早已物是人非,一栋栋旧建筑仿佛还在诉说当年的往事。

始建于1914年的怡保火车站,仿佛凝住了时光,典型的摩尔式和维多利亚风格交融在一起,被誉为怡保的“泰姬陵”。怡保火车站至今仍在使用,所以,若你从吉隆坡坐火车前往,在车站内还可以看到各种保存完整的老式火车头和车厢。

这座并不出众的马来西亚小城,曾经因锡矿业而繁华一时,后来又因独特的风格成为马来西亚人以及国际游客心中悠然世外的白玫瑰。就像有人说的,只要你来,就会爱上这座城。

(责任编辑:何斌)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