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绵绵不绝的馈赠——闪光鱼鳞下是泰国粮食安全与民众生计的希望

2021-08-24 17:53:53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文/松彤·拉皮塞特蓬

“水中有鱼,田里有米”是泰国的一句民谚,描述了泰国自然资源的丰富,如同圣经中“流着奶和蜜的土地”,土地丰饶,食品物美价廉。淡水鱼是泰国人最常见的蛋白质来源,因此大多数泰国人都有一手辨认淡水鱼品种的本事。众多淡水鱼中,有一种鱼脱颖而出,受到了万千泰国家庭的青睐,但该品种的起源在当今泰国年轻一辈中鲜有人知。

这种鱼叫做口孵鱼,它们因为在口腔中孵化并抚养幼鱼而得名,幼鱼学会游泳时才会离开大鱼的口腔独自生活。科学家赋予它们的学名是尼罗口孵非鲫(Oreochromis niloticus),这是一种原产于北非和部分中东地区的慈鲷科鱼类。英文因其主要栖息在尼罗河流域,因此俗称其为尼罗非鲫(Nile tilapia),也就是罗非鱼。泰国人将其学名简称为pla nil。罗非鱼因其杂食偏草食的特性,加上短短三个月的孵化周期,让罗非鱼对任何淡水环境都有极强的适应力。罗非鱼走上泰国千家万户的餐桌,还要从一所大学的池塘中那50条研究用的口孵鱼说起。那群罗非鱼不会知道,它们的后代会离开这个小池塘,喂饱上百万人。

罗非鱼因其杂食偏草食的特性,加上短短三个月的孵化周期,让罗非鱼对任何淡水环境都有极强的适应力
罗非鱼对任何淡水环境都有极强的适应力

罗非鱼能引进泰国还得从一次泰日间的外事交流说起。1964年,明仁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明仁天皇——到访泰国,在参观泰国农业大学的渔业博物馆时对馆内丰富的鱼类品种展现出浓厚的兴趣。这时,一种刚刚在泰国发现的鱼引起了他的兴趣。

明仁太子向随行众人问道:“这就是史密斯博士发现的那种鱼?”明仁太子的这句话打动了众人,因为这种鱼对泰国来说有两个特别的意义:第一,为纪念时任泰王普密蓬·阿杜德的父亲玛希敦·阿杜德,这种鱼被命名为玛希敦鱼(Mahidol Goby Fish);其次,这一物种在1953年由鱼类专家休·麦克考密·史密斯博士发现并命名。史密斯博士被时任国王的叔叔——前任国王瓦栖拉兀陛下所器重,成立了泰国海洋生物保护局,成为该部门的第一任局长。

这次历史性的访问让日本天皇和前任泰王结下不解之缘,双方因为对鱼类研究的共同兴趣而相互结交,也为泰国通过日本引进罗非鱼奠定了基础。

1965年,时任泰王普密蓬·阿杜德写信给明仁太子,请求引进罗非鱼,而明仁太子则先将50条尼罗非鲫赠与泰王作为回应。这最早的一批罗非鱼养在泰王的王宫——迟塔拉达宫的鱼塘里,并迅速在王宫里安家繁殖。随后又有大约1万尾鱼苗被捐献给了泰国渔业部。此后,罗非鱼便出现在泰国各地的水田和池塘中,只要有水的地方就能看到它们的身影。罗非鱼因其鲜美滑嫩的口感而大受欢迎,可以油炸、烧烤、也可以用泰式香料来烹制成具有泰国特色的江鲜。

It was the late King’s ingenious idea to introduce the fish to rice farmers so it could be reared in flooded rice fields during plantation season.
农民将罗非鱼饲养在水田中

这让任何想享用蛋白质大餐的人都可以径直前往后院池塘、水田和任何一处活水,即捕即食。泰王在引进罗非鱼后灵感迸发,又提出向种水稻的农民推荐罗非鱼养殖,将罗非鱼饲养在水田中,让农民可以在种植季节的农忙中顺便发展副产业。这样一来农民们既能从自己种植的稻米中摄入碳水化合物,又可以从罗非鱼身上摄取蛋白质。在等候收获的农闲时节,这些鱼也是农民的额外收入。

能轻易获得优质的蛋白质来源使得大部分泰国人都对外部危机有着经济弹性,或者说自我免疫。这也与泰国的适足经济理论(SEP)相吻合,寻求在未来不确定性和外部不稳定性中自我保护的方法,同时努力完成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第2项——解决温饱问题,培育自给自足的粮食产业,保障粮食安全,保证国民营养摄入增长,发展可持续农业。

在王室的支持和引导下,泰国渔业部得以创新发展水产技术,促进罗非鱼大规模商业化养殖。最新的成果在于鱼卵的孵化与育养,人工养殖箱能够模拟大鱼口腔内部的环境,减少自然条件下口孵造成的鱼卵变异、早熟和早夭。泰国全国已有30万养殖户采用了这项技术,使现今的罗非鱼大规模养殖的产量达到每年22万吨。

 

在王室的支持和引导下,泰国渔业部得以创新发展水产技术,促进罗非鱼大规模商业化养殖
在王室的支持和引导下,泰国渔业部得以创新发展水产技术,促进罗非鱼大规模商业化养殖。

同时,养殖户也对产品加工进行着创新。他们并不满足于售卖鲜鱼肉,而是逐渐将罗非鱼变成消费者喜欢的鱼片、香叶烘鱼等各类零食和速食食品。养殖户直接加工也剔除了中间环节,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自从第一批罗非鱼抵达泰国后,泰国渔业部又成功培育出一批更易养殖的抗病种群。其中,迟塔拉达3号这个品种走出了国门,被带到了莫桑比克。当地一个养殖业培训项目以这种鱼为例,教授当地人增加食物来源的方法。就这样,尼罗河非洲鲫鱼又回到了非洲。而在莫桑比克,迟塔拉达3号罗非的繁殖也很成功,当地人已经可以自己进行人工繁殖与养殖。

从一开始,罗非鱼就是一种馈赠。它不仅是来自同样爱好科学的老友的馈赠,也是一种不分国界、绵绵不绝的自然馈赠。每年有数万吨罗非鱼进入市场,为泰国及世界无数家庭提供了稳定的生计。罗非鱼产业还能保障粮食安全,促进经济繁荣,为国民提供稳定收入,这些都与泰国的适足经济理论相吻合。

 

·来源:泰国外交部

·编译:谢宗鸣

 

(责任编辑:叶琴)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