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象”往的生活

2021-10-11 15:01:54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象”往的生活
首发于《中国—东盟博览》2021年9月•下半月刊 撰文/颜侨宏

8月,中国玉溪元江,暑气升腾。老213国道元江桥上,象群排成一字,在指挥人员的引导下缓缓渡江。时值雨季,脚下的元江翻腾,120 立方米每秒的浪潮似在欢送,加上 7 月已送返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雄性独象,至此,北移的 15 头亚洲象全部南返。

这无疑是第十个世界大象日来临前,属于亚洲象最好的消息。工业革命以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野生动物栖息地急剧减少,“人兽冲突”在农林边界时有发生。象群北移是迁徙还是流浪,是迷途还是归途?而在野性呼唤之外,亚洲象又该如何寻找“象”往的生活?

“象”往的生活
云南北迁亚洲象群在玉溪市易门县小范围迂回迁移 图源:新华社

Tips:亚洲象,欧亚大陆现存最大的陆生动物。雄象较大,平均肩高2.8米,体重约4吨;雌象平均肩高2.4米,体重2.7吨。它们的鼻子长达1.5-2米,可挪动重达300千克的物体。中国的亚洲象主要分布于云南省南部靠近老挝、缅甸的边境地区。

一路“象”北

2021年1月13日,云南省墨江县团山村内传来几声犬吠,但随即便淹没在一阵喧天的长啸中。“一开始狗咬,大象叫了两三声,狗也不敢咬了,大鹅也不敢叫,都害怕了。我们躲在屋子里关着灯,没人敢出来。”不速之客的到来,使得村民鲁忠祥的院内一片狼藉,这是象群北迁经过墨江的重要一站,在此,象群产下了一只小象。

3月21日,凌晨的团山镇显得有些热闹,街道旁聚集着围观的人群,一头落单的雄象穿街而过,颇有几分“锦衣夜行”的味道。许多人第一次亲眼看到野象来到乡村和城市的边界,觉得不可思议。“大象不在我们这样北的地方生活,一般都在西双版纳、普洱一带活动,听老一辈人讲,这里几百年都没有出现过大象。”

“象”往的生活
昆明市晋宁区双河彝族乡拍摄到野象进入农田

2021年6月初,原生活栖息在西双版纳勐腊自然保护区的17头亚洲象长途跋涉约 500 公里进入昆明市辖区境内,完成浩浩荡荡的北迁。一路上,有不少村民拍到了象群迁徙的画面,大象结群而行,小象在队伍中间,穿过农田,有时还弄坏了农户的围墙和棚架。

这支说走就走的“大象旅行团”,在网络上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关于“# 云南 15 头象一路向北迁移”的微博阅读量达到1亿,其中大部分讨论停留在象群“逛吃”“拆家”等娱乐化的关注点上。

“象”往的生活
象群进入村路

“象群处在无序游走状态,一直往北走,这样的行为不可思议。”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解释道,这个季节正是森林中亚洲象食物青黄不接的时候,往北由于海拔不断上升,山林中的食物更为稀少,因此表现不同寻常。公益环保组织“猫盟 CFCA”也指出,“这么长距离,反常的亚洲象迁徙,在我国属于第一次。对于象群,迁移必然与寻找栖息地有关。象群如今迁徙,也许只是为了寻找合适的栖息地。气候和食物能支持多久,便走多久。”

“象”往的生活
野象在村中四散闲逛

事实上,云南西双版纳地区,由于经济作物种植侵占,外加保护区内部生态变化,亚洲象的栖息地逐渐减少,食物来源也不足,人象冲突由来已久。“一天晚上我听到外面有动静,就知道一定是大象来了。我吓坏了,赶紧躲到了床底下,我父亲都吓出心脏病了。”云南大树脚村一位村民说,在野象刚到山村的时候,人们把大象的到来当作福兆。但大象不仅时常破坏农田里的农作物,导致村民经济受损,对人畜的安全也有着极大威胁。

不过,庆幸的是在亚洲象北迁的一年中,亚洲象分布区域均已制定《亚洲象保护与安全防范应急预案》,针对亚洲象进入居民区等紧急情况,实施交通和人员管制,并在村镇安插野象观测瞭望预警塔等措施,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象冲突”。

“象”往的生活
云南省玉溪市峨山县境内无人机拍摄的象群

Tips:早在 1992 年,云南在全省启动野生动物肇事补偿,2010年试点探索野生动物公众责任商业保险,2014年覆盖全省,此举有效缓和了人象冲突。但红星新闻在2020年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云南省澜沧县7年来有8人因为被大象攻击而死亡。人们因此装上了无人机等地空结合防治措施。但由于贫困,付不起网费,这套安防系统已经被停用了。

亚洲象的前世今生

昔镜面王敕侍者引一象,令众盲者摸之,触象鼻者言象如曲辕,触象牙者言象如杵,触象耳者言象如箕,触象头者言象如鼎……——《长阿含经》

成语“盲人摸象”,是中国古代对于大象描述最常见的寓言之一。据史料记载,中国亚洲象曾经分布广泛,最北到北纬40°的河北阳原一带,但由于气候的变化和人类的捕杀,慢慢缩至北纬 23°的云南沧源。直到 20 世纪 50 年代的开荒伐林,中国的亚洲象濒临灭绝。目前这一濒危物种在全球的数量不到5万头,但幸运的是,在傣族聚居区的宗教文化和自然环境的庇护下,亚洲象得以生存下来。

“象”往的生活
泰国大象自然保护中心,游人与大象玩耍

亚洲象栖息的生态环境较为多样,稀树草原、竹林、热带旱生林、热带亚热带半常绿阔叶林、雨林和开阔地带等都是它们的家园。从低海拔到海拔 3000 米以上的山地都有可能见到它们的身影。

由于亚洲象身强力壮,且较易被驯化,它们很早便走进了人类的生产生活中。据考证,人类最早圈养亚洲象的历史可追溯到距今约 4000 年的南亚印度河流域。在冷兵器时代的东亚、东南亚、南亚和波斯等地,亚洲象曾被用于战争,可称为“战象”。人类首次驱使象上战场是在公元前 1100 年左右的古印度。大约同时期的中国商朝也将象编入军队,商朝人驯化的是栖息于黄河流域的象。

“象”往的生活
亚洲象曾被用于战争,可称为“战象”

如今,印度是全球野生亚洲象数量最多的国家,缅甸紧随其后。同时,缅甸还是全球圈养亚洲象数量最多的国家,大约有 5000 头,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林业工人”,生活在政府所有的林场中。在没有大型机械的古代,伐木业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粗大的原木被砍伐倒地后,人力很难将其拖出丛林。力量惊人的亚洲象正是搬运木料的好劳力,它们既能用头部和鼻子推动原木,也能套上绳索拖动木料。

“象”往的生活
缅甸亚洲象在伐木作业中

泰国自古也有崇拜白化亚洲象的文化。由于白象较为少见,被奉为珍宝,通常由皇室供养,不得劳役。暹罗国王对大臣不满时,有时会将一头白象赏赐给大臣。白象是珍宝,不能随意转送或遗弃。要供奉一头不干活的巨象的花销颇为可观,大臣往往不久便因此家道中落。

“象”往的生活
泰国白象

Tips:观象指南

1.西双版纳野象谷

适宜季节:全年

票价:78元

野象谷有中国第一所驯象学校,现有驯养亚洲象16头,每天上午 11:00-12:00/ 下午 14:00-15:00 为游客表演节目,大象们跟着驯象师的口号,“转手绢”与“扭秧歌”,各展绝活。胆大的游客还可与大象亲密互动拍合照,每张合影需额外付费10元,可和大象一起嬉戏玩耍。

2.泰国清迈大象自然公园

时间:全天

门票:2500 泰铢

没有表演、没有骑行,只有陪大象玩水、喂它们吃东西,含自助午餐和往返交通。

3.老挝赛巴瑞大象保护中心

创建于 2011 年,拥有老挝唯一的大象医院和研究实验室。保护 29 头曾在伐木行业或大众旅游行业工作的大象,以及萨亚布里南天湖周围 530 公顷的森林。

 

(责任编辑:黄利霞)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