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山海之间毛淡棉

2022-01-10 15:32:17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首发于《中国—东盟博览》2021年12月·下半月刊 撰文/梁舒欣

“一侧是高耸着佛塔的丘陵山脊,一侧是海洋,中间则满是清真寺和斑驳的殖民时期建筑。”《孤独星球》这样评价毛淡棉。毛淡棉曾是英属缅甸的首都,如今的毛淡棉,是缅甸孟邦的首府。坎坷而厚重的历史,让毛淡棉既有着异国的风情,也有缅甸的朴实,多元化让毛淡棉这个山海之间的城市有着说不尽的故事。

既是异国也是故乡

想要真实地感受一个地方的人文风情,最好的方式就是一头扎进当地最为繁杂的市井之地,体验当地人最真实的生活。来到毛淡棉这个千人千面的城市亦是如此。选择一辆随处可见的嘟嘟车,或者人力马车,穿过毛淡棉的街头巷尾,复古的维多利亚建筑、肃穆的清真寺、庄重的天主教堂、烟火缭绕的缅甸寺庙在街头林立,不同的信仰在这里交融,互不打扰,和谐共生。售卖印度飞饼的印度餐馆和精致西餐的西式餐厅可能出现在同一片街区。在外人看来,这种参差十分独特,而毛淡棉人似乎早已司空见惯,并且融入其中。

毛淡棉的欧式风格建筑 图源:雅虎网络相册(Flickr)

在毛淡棉的街头,你可能会看到各种肤色的人。开嘟嘟车的司机有可能是印度后裔,摆摊的摊贩多少带着点英国人的血统。街头疯跑的小孩高且瘦、皮肤黝黑,转过头来,一双深邃的蓝眼睛水汪汪的,一时竟分不清他是印度人还是英国人亦或是当地的孟族人。

毛淡棉是一个异域风情浓厚的城市但背后也曾藏着沉重的苦难和忧伤。1826~1852年,毛淡棉曾是英属殖民时期缅甸的首都,英国人、印度人随着殖民进程来到这座缅甸的海滨小城。他们带来了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肃穆的清真寺、西餐、印度奶茶……随之而来的还有殖民统治下的不公正待遇以及宗教文化的入侵,以至于缅甸在独立后的很多年里,也一直存在着关于“殖民地是否有功”的讨论。

毛淡棉的“混血儿” 图源:雅虎网络相册(Flickr)

一些异乡殖民者随着归国的轮渡离开了,有些人却留在了这里。英国人、印度人与当地孟族人结合的后裔在毛淡棉随处可见,他们用自己的生活方式安居于毛淡棉一隅。历史如烟,缅甸这座海滨城市曾是多少人的异国,又成了多少人故乡。

山间的佛寺

“在古老的毛淡棉宝塔旁,慵懒地望着大海,那里有一个缅甸姑娘,我知道她在想念我。棕榈树林里清风婆娑,塔上风铃响动,像是在说:回来吧,英国士兵,回到曼德勒。”英国诗人约瑟夫·鲁德亚德·吉卜林在《曼德勒之路》中提到的宝塔,便是毛淡棉最高的佛塔吉丹兰佛塔(Kyaikthanlan Paya)。佛塔建于公元875年,供奉着大藏经和舍利,除了主佛塔,周围环绕着34座小型宝塔。

毛淡棉的佛教徒们相信,离天空越近越能接近神迹,因此他们将佛塔建于能俯瞰市中心的山脊之上,以期佛祖听到他们虔诚的祈祷。

吉打兰佛塔 图源:雅虎网络相册(Flickr)

通往山上的路有许多条,每一条都设置了木质顶棚以供信徒或者旅客半道休憩。趁着日落时分,沿着步道而上,到达顶峰。站在佛塔前,夕阳的光辉暖洋洋地洒落在金色佛塔上,熠熠生辉。

在山顶上凭栏远眺,往东看,克印邦石灰岩山脉的壮丽尽收眼底,远处马尔塔班湾深邃而辽阔,耳畔除了宝塔风铃的响动声,还隐隐约约听到山风吹动棕榈树的簌簌声。吉卜林那句“慵懒地望着大海”是不是就在这样的情境下写就的?

温盛都亚

温盛都亚(Win Sein Taw Ya)是世界上最大的卧佛,它就藏在毛淡棉的山间,距离市区不过20公里。没看到卧佛前,你很难想象它到底有多大,但真正站在佛像前,你会惊讶于它的规模与壮观。

卧佛于1992年在僧人温盛都亚的主持下兴建,目前还在建设中,但卧佛的外观已基本完工。这座巨大雕像的周围还环绕着神殿、佛塔、雕像和修道院。

如真人大小的石僧 图源:雅虎网络相册(Flickr)

在到达卧佛之前,还须路过500个如真人大小的石僧,栩栩如生,恍如真人,橘红色的袈裟在岁月的洗礼下有些暗淡,脸庞也已经斑驳,但仍能分清每个僧侣的面容是各不相同的。

卧佛的内部有八层,可以随着卧佛头部的楼梯进入,里面有关于佛教教义的场景雕塑,色彩鲜艳。也可以到佛耳的开阔阳台处走走,就算是一米八的大汉站在巨大的白色佛耳前也显得异常的渺小。从佛耳向远处俯瞰,郁郁葱葱的青山间,各色佛塔点缀其间,对面是一座废弃的卧佛,身体部分的钢筋早已被雨水冲刷地布满了红锈,时间在它身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

萨尔温江的柔情

从唐古拉山南麓奔流直下的怒江,经藏、滇,流入缅甸境内,南流至毛淡棉,抵达安曼达海,此时,怒江有了新的名字——萨尔温江。对于毛淡棉人而言,萨尔温江如同母亲河一般,世世代代滋养着他们。

毛淡棉 图源:雅虎网络相册(Flickr)

毛淡棉位于安达曼海的马尔塔班湾东岸,萨尔温江、吉英河和阿特兰河在此汇合。临海临江的毛淡棉渔业和航海业较为发达,在英殖民时期,便是缅甸柚木出口的重要港口了。

白天的萨尔温江,有渔人在江面上捕鱼。天微微亮,捕鱼人的渔船便晃悠悠地来到了宽阔的江面,常年与江为伴,哪一块区域的鱼群密集,他们早已深谙其道,拉笼、收网,一气呵成。拿着一日的新鲜鱼获到江边的集市上卖,那是毛淡棉最热闹的地方。大型海鲜批发市场、小摊贩组成的露天市场都聚集在此,许多渔农都会就近售卖,以保证鱼获的新鲜。傍晚的萨尔温江是温柔的,黄昏的夕阳散落一地,波光粼粼的江面覆盖着一层金色。日落时分,成百上千的海鸟便聚集在江面上觅食,海鸟、江面、落日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卷,许多人来毛淡棉就为了感受这一刻的宁静与惬意。此时,沿着江边漫步或者垂钓都是一件美事。嗅到商机的当地人在江边开设了贩卖渔具、渔网的小店,椅子在店门一摆,悠闲地等着体验垂钓的游客。

毛淡棉的夜市 图源:雅虎网络相册(Flickr)

夜晚的江边广场则极具烟火气,夜市一开,摊位一摆,琳琅满目的小吃齐刷刷地出现在各色摊位上。味道浓郁的茶叶沙拉、辛辣可口的掸式米饭、藏着酥脆香蕉片的鱼板面、浓郁的印度奶茶,当然少不了当日捕捞上来的海鲜。吃着烧烤,喝着奶茶,萨尔温江的温情,从清晨到夜晚,都藏在毛淡棉人的心里,不用言说,江风会告诉你答案。

(责任编辑:李嘉宝)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