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抗疫”领军者黄循财脱颖而出,新加坡“未来总理”将带狮城走向何方?

2022-05-07 16:06:52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抗疫”领军者黄循财脱颖而出,新加坡“未来总理”将带狮城走向何方?
本文首发于《中国—东盟博览》5月刊 撰文/关秋韵

(东博智库助理研究员/关秋韵)根据新加坡的“选举日历”,该国的下一次大选最迟将在2025年11月举行。随着热门人选王瑞杰请辞“第四代领导团队”的领军人物,“谁将继续带领新加坡?”一时间成为各界热议的话题,新加坡的政权更迭也蒙上了诸多不确定性。而就在2022年4月14日下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声明宣布,第四代领导班子领军人选敲定,49岁的财政部长黄循财获得绝大多数内阁成员支持以及人民行动党议员认可,正式获推举为第四代团队的领导;也就在两天后,李显龙在总统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再次宣布,若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赢得下届大选,那么黄循财将出任下届新加坡总理。

这位祖籍为中国海南的总理“接班人”何以脱颖而出?他能否带领新加坡继续发挥其在国际性事务中的作用?作为中国在东盟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此番新加坡政权交替又对中新两国关系影响几何?2022年4月21日,在东博智库、《中国—东盟博览》杂志以及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联合举办的“东盟快闪”线上学术沙龙中,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范磊,新加坡随笔南洋网创办人及主编、南洋时评主编、《联合早报》特约撰稿人李叶明两位专家分享了各自的见解。

“抗疫”领军者黄循财脱颖而出,新加坡“未来总理”将带狮城走向何方?
新加坡财政部长黄循财(右)将接棒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左),成为新加坡执政党第四代领导人

新“接班人”何以脱颖而出?

日历翻回1972年,祖籍为中国海南省的黄循财出生在新加坡东部马林百列区一个普通家庭。在黄循财印象中,母亲在学校和家里都很严格,良好的教育环境让他产生强烈的责任感,以至于从求学阶段到参加工作,他做事总想精益求精。

1997年黄循财赴美留学归来,成为一名公务员,辗转多个政府部门,一路仕途顺畅:他先以经济师的身份进入贸易工业部,从事经济建模工作;后作为卫生部医疗保健财务总监,推动医保改革;2005年,他担任李显龙的首席私人秘书,并在3年后出掌能源市场管理局,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局长级公务员之一;2011 年,当了14年公务员的黄循财迎来职业生涯转折点,他成功当选西海岸集选区的国会议员,正式步入新加坡政坛。

自那之后,黄循财先后在新加坡贸工部、财政部、卫生部、国防部、教育部、国家发展部等至少8个政府部门担任要职,累积了丰富多元的从政经验。

“抗疫”领军者黄循财脱颖而出,新加坡“未来总理”将带狮城走向何方?
政坛外、生活中的黄循财 (图源:联合早报网)

“正因如此,他被获推举为接班人并不令人意外。”范磊表示,公务员体系出身的黄循财不仅做人做事沉稳,在选区做基层工作时也因亲民、负责而赢得很好的口碑,在出掌多个重要部门时也展示了必要的政治经验和行政领导力,令人刮目相看。

如果说黄循财沉积多年的领导力为其出任“未来总理”作了良好的“政治背书”,那么在其领导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亮眼表现则为他打下重要的“选民基础”。

“疫情暴发初期,全球范围内还未形成主流的防疫模式,出于维护社会稳定,新加坡没有着急推举出新领导人,抗疫是当时国内的首要任务。也正是此时,李显龙任命黄循财参与联合领导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担任新加坡抗疫总指挥之一。黄循财在制定抗疫政策时,将重点放在了同时保障新加坡人的‘生命和生计’上,及时随着疫情变动而调整策略,稳扎稳打,挽救了局面,其应对疫情的效果获得了多数选民的认可,让新加坡成为抗疫表现最佳的国家之一,他的政治形象在此时大幅提升。”范磊说,“此外,黄循财在国会辩论的时候,也数度因疫情造成的损失、同胞们抗疫的艰辛努力而泛泪哽咽,这些场景更是暖化了新加坡人的心。”

但值得注意的是,除去已经请辞的王瑞杰外,陈振声与王乙康同样是黄循财在总理“宝座”前的有力竞争者。

“作为王瑞杰的副手,陈振声拥有得天独厚的政治好感。但碍于其出身军队,长期担任新加坡三军总长,因此新加坡更倾向于让他担任国防部长一职,负责国防安全部分;且新加坡是以经济主导的城市国家,如今把陈振声调到一个相对而言不那么‘重要’的部门,透露出其未来可能还是‘二把手’的角色。”李叶明分析道。

此外,据李叶明介绍,因陈振声在抗疫期间针对新加坡民众“抢购风潮”发表了不当言论,对其政治形象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到了后期已不被多数人看好。

而谈及另一对手王乙康,李叶明则用“优秀、低调”来形容。他指出,最初黄循财并不是新加坡第四代领军人物的首选,年轻有为、政治履历优秀的王乙康是当时被多数人看好的接任者。但人民行动党内一直存在“尊老敬贤”的风气,王乙康实际上比王、黄、陈三人晚入政坛将近五年,加之他在与黄循财同任抗疫总指挥时,其表现略逊于黄,所以赢面同样不大。

“抗疫”领军者黄循财脱颖而出,新加坡“未来总理”将带狮城走向何方?
此前,黄循财因在新加坡抗疫行动中表现良好,赢得广大民众赞誉

李显龙曾说过,若要使人民行动党在国家事务中扮演领导角色,就必须建立一支获得人民支持的、有凝聚力的和能干的核心队伍。那么行事风格最稳健、政治形象最好、能力最强、选民最爱戴的一位候选人,才真正有资格继续带领新加坡前行。“综合来看,无论在哪方面黄循财都是最合适的人选。”范磊说。

接棒后如何带领新加坡?

实际上,黄循财接棒李显龙后的政治使命并不简单,新加坡在内政与外交方面均面临着不少挑战。

范磊分析,疫情之下的经济转型压力是以黄循财为首的第四代领导团队首先要面对的问题。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初,新加坡曾出现抢购生活物资的局面。虽然当地政府较快疏解了这一情况,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新加坡供应链稳定性和连续性有所欠缺的现实。因此实现经济转型、在粮食、医疗保健和供应链管理等关键领域增强韧性,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是新加坡的当务之急。

“抗疫”领军者黄循财脱颖而出,新加坡“未来总理”将带狮城走向何方?
在国内疫情基本趋于稳定的前提下,如今新加坡宣布全国上下进入”与新冠共存“阶段

“其次,与以往渴求新加坡的安全稳定、经济发展相比,新生代的选民提出了更多元化和复杂的政治诉求。此外,诸如共产党、前进党等国内反对党也在日益壮大,预计下届大选之前,它们会对人民行动党加大竞选攻势。”范磊说。

而在李叶明看来,国际上的挑战主要来自于大国间的博弈,一些大国可能会对以新加坡为代表的东盟国家进行施压,迫使其“选边站”,以及由俄乌冲突引发的国家间安全、投资、能源等一系列结构性影响,都会给新加坡这个高度依赖外部市场、国际合作的国家带来长期焦虑。

在此背景下,黄循财如何带领新加坡获得更大的发展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我认为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黄循财会继续承袭新加坡已经形成的一套应对体系和作风。”范磊直言,“新加坡的多数政策都具有连续性,它本身就是一个政治体系完整、政治制度稳固的国家,早已摆脱治国政策会随着领导人的变更而大起大落的阶段,纵观从建国之初的总理李光耀到现在的李显龙,他们的做法均是如此。”

而外交方面,李叶明也认为“不会进行较大的调整”。他表示,第四代领导团队还较“年轻”,缺乏系统的外交经验,因此黄循财接任之初还是会继续沿用新加坡“小国大外交”“大国平衡”的价值取向,国家利益依旧作为首要考量。

“抗疫”领军者黄循财脱颖而出,新加坡“未来总理”将带狮城走向何方?
经过多年发展,新加坡已从第三世界国家上升到第一世界国家,成为东南亚唯一的发达国家

“黄循财本人具有在欧美国家留学的背景,熟悉欧美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与社会状况,这将为他拓展与西方国家,尤其是欧美国家的关系奠定良好基础。在处理对华关系方面,他曾担任中新相关合作机制的新方主席,加之其华人身份,在语言和文化等方面与中国的交往距离也会大大缩短,因此多数人都相信黄循财有带领新加坡继续前行的能力。”范磊补充分析道。

政权更迭下的中新关系:“升温”是主旋律,但不做北京的“耳语者”

如今,新加坡政治领导人面临着从第三代到第四代更迭的过渡期,接下来的中新关系往何处去,将考验着第四代领导团队的政治和外交智慧。对于中国而言,新加坡第四代领导团队能否延续李光耀时代外交的智慧与传统,以及继续保持对华友好也始终是我们要关心的问题。

针对这一问题,范磊认为,2021年中新双边贸易额达到了940亿美元,同比增长 5.4%,中国成为新加坡最大贸易合作伙伴,双方的合作框架、双边机制都在逐渐丰富、筑牢,这在疫情之下难能可贵。因此,站在新加坡的角度看,继续加强中新双边关系是主旋律。

“抗疫”领军者黄循财脱颖而出,新加坡“未来总理”将带狮城走向何方?
2022年2月10日,中国财政部部长刘昆(左)与新加坡财政部部长黄循财(右)举行视频会谈

但同时,李显龙在2022年3月26日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也明确表态,“我不是北京的‘耳语者’。”

“新加坡外交五大原则之一就是‘不能成为任何一个国家的附庸’。有舆论称中国与新加坡的经济关系密切,新加坡更‘亲中’这样的说法明显是片面的,中国虽然是新加坡最大贸易合作伙伴,但美国是新加坡最大的外资来源国,且新加坡的武装部队定期在美国进行规模训练,所以新美之间的经济、国防关系甚至要高于中新关系,可这也并不意味新加坡‘亲美’。”李叶明坦言,“虽然新加坡不做北京的‘耳语者’,但它也不会做华盛顿的‘耳语者’。”

“抗疫”领军者黄循财脱颖而出,新加坡“未来总理”将带狮城走向何方?
黄循财4月18日访美时表示,中国增长趋势势不可挡,尝试围堵中国崛起不仅十分困难也不会有效 图源:环球网

另一方面,东博智库也注意到,美国总统拜登将在 2022年5月12~13日于华盛顿举行美国—东盟特别峰会。鉴于在俄乌冲突中,新加坡与美国站在同一立场谴责以及制裁俄罗斯;而稍早前的4月18日,黄循财以“未来总理”的新身份首个出访的国家就是美国,因此有舆论猜测这些迹象会否表明新加坡将在此次美国—东盟峰会上立场更倾向于美国,恐影响中新关系。

但在李叶明看来“这个问题不大”。他分析,若中美博弈加深,演变为两大对垒阵营,形成“新冷战”,那么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将必然面对“选边站”的被动局面,这是新加坡绝对不愿看到的。以平衡、中立的外交政策对冲中美关系,保持大国平衡,与中美两个大国都做朋友才是新加坡的最终目的。

如今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新加坡能否有力过渡并安然应对,“未来总理”是否众望所归,继续与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开展友好合作,带领新加坡人民走向新的辉煌,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黄利霞)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