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盟博览》杂志

2022年越南经济的前景与挑战

2022-06-09 17:02:38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文/ 大卫·达皮斯

越南是2020年经济领域的一颗明星,既成功控制了新冠疫情,又成为了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最高的国家之一。虽然越南GDP年增长率只有3%,只有正常6%~7%增长的一半,但在大多数国家面临生产减缓的2020年,这一表现已是突出。

尽管越南政府可能对自己的检测、流调、隔离措施充满信心,相信这些措施能继续控制疫情扩散,但政府在疫苗采购方面仍进展缓慢。而疫苗接种是面对德尔塔毒株更高的传播性时需要采取的应对手段,更不用说传染性比德尔塔更强的奥密克戎毒株。

也是因此,2021年对越南来说是困难的一年。各种停产封控让人民生活变得困难,GDP增速也降到了2.6%。尽管如此,2021年底的数月中,疫苗供应逐渐充足,让更多社会活动实现了正常化。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越南GDP缩水了6%,又在第四季度完成反弹。

2022年越南经济的前景与挑战
新冠疫情导致越南许多店铺暂时停业

作为过去越美争端的源头之一,越南2021年的贸易顺差只有2020年的一半,达到了40亿美元,表现尚可。越南盾对美元的汇率有小幅增值,越南外汇储备增长相当于越南4个月的进口额。国内通胀率低于2%。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点程度的发展会不会影响越南长久以来作为一个可靠的供应商的声誉,能否证明越南是能替代中国的制造业出口备选国?尽管越南的工厂经历了停工,越南2021年的出口仍逆势增长了19%,达到了惊人的3360亿美元——要知道,2020年越南GDP仅为2710亿美元,2021年的增长也并不明显。高水平的外国直接投资也没有明显的变化。越南的疫苗接种率激增,预计能在2022年初达到60%的疫苗完全接种率,这也代表着2022年越南的工厂停工问题将得到缓解。

但更大的问题是劳动力短缺,工人们害怕出现新一轮的工厂停工和人员流动限制。即使是在2019年,由于劳动力增长缓慢,越南已经出现了招聘难题。国际社会对减少供应链风险,增加供应链弹性的呼声也成为了一阵逆风。尽管此前的外国直接投资能保证越南2022年的出口额维持在较高水平,但之后呢?

2022年越南经济的前景与挑战
越南更大的问题是劳动力短缺,工人们害怕出现新一轮的工厂停工和人员流动限制。即使是在2019年,由于劳动力增长缓慢,越南已经出现了招聘难题

越南出口的飞速增长带来的副作用也一直如影随形,低下的国内附加价值在出口时显露无遗。许多工作只是简单的组装,而不是发展密集的供应产业网络——后者可以在工资水平上升和劳动力供应短缺时增加越南对外国直接投资的粘性。现在这些出口的进步不是来自于本地的企业,而是来自这些外国投资的供应商和它们的母公司。

新冠疫情更是减缓了这方面的发展进度,新成立的公司数量进一步减少,反倒是多出了许多暂时停业的企业。许多还在经营的公司的财务状况也更加脆弱,需要韬光养晦、步步为营,慢慢升级机器设备,优化人才培养,并改善营销状况。另一方面,国内企业的名义投资增加了7%,而政府和外国直接投资企业的投资却有所减少。考虑到服务业活动的实际增长仅为1.2%,服务业总体的实际增长仅为4%,这一数字显得出人意料。

2022年的前景是光明的。随着工厂和各种服务逐渐实现正常化,越南的产出会出现跳跃式的增长,就像中国在2021年初的增长一样。大多数预测显示,2022年越南的GDP增长将达到6~7%。旅游业从2019年至今下降了95%,如今也即将开始逐渐恢复。出口将增长大概15%,保持合理的贸易顺差。通胀率保持在较低水平,越南盾会继续对美元保持小幅增值。预测还显示,2022年中国的边境管控将有所缓和,让贸易流动进一步正常化,较2021年更为开放。

2022年越南经济的前景与挑战
越南旅游业从2019年至今下降了95%,如今也即将开始逐渐恢复

虽然越南与美国的经贸关系有所改善,但是越南政府对自由撰稿人和网络评论的打压有可能再次使关系恶化。这会影响接下来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动,迫使越南推动自身的产业多样化改革,减少对简单组装型外资的依赖——劳动力短缺,工资水平上升也是这一趋势的动因。对美关系紧张还有可能导致外国高科技产业在越南的投资受限,而越南恰恰需要高科技产业投资来进行经济转型,以此实现“工业4.0”目标,提高生产力。

提升外国直接投资的质量和教育及人才培训升级将成为越南接下来的工作重点。越南对国内联系紧密的大公司的依赖将会增加,但此举带来的收获还需观望。虽然越南高层的管理显得踌躇满志,但也有步子迈太大的风险。越南对网络攻击的疏于防范也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另一个问题是越南眼下还在进行的PDP-8能源规划修订案,这一新规希望扩大越南的电力建设。规划从一开始均衡发展可再生能源,变成如今大量依靠煤炭发电,原先增加电力输送设施的计划也被缩减。这会让所有外国新能源投资企业都体会到“切肤之痛”,太阳能发电的增长将在2022年达到上限。这无疑与越南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做出的承诺相悖。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越南的人均GDP在2021年超过了1.1万美元。这是2000年来的巨大进步,但这一数字仍然低于大多数东盟大型经济体。越南还面临湄公河三角洲和城市内的重大环境问题。工资随着生产力而上升,出口亟需恢复,工人技术水平落后,这些都是越南需要面对的中期挑战。

来源:《东亚论坛》

编译:谢宗鸣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责任编辑:谭茜元)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