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大选对“一带一路”、中泰贸易影响几何?专家这样告诉你

2019-03-28 17:44:41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3月24日,泰国举行大选。

这场泰国2014年军事政变后的首次大选在三天之内,可谓是声浪迭起,赚足眼球。其中,关于投票结果、统计方式、泰国未来大局走势、中泰关系等话题也是屡屡成为国际瞩目的焦点。

 日前在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的“东盟快闪”学术沙龙中,针对近期热议的泰国大选话题,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周方冶为我们做出了详尽的分析和解答。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周方冶

问:自2014年军方政变推翻为泰党政府以来,为何泰国大选多次推迟?

周方冶:关于为什么多次推迟大选,实际上通常的一个看法是,本来2014年的政变就是为了给拉玛十世继位做铺垫和制度保障。

从2006年开始,泰国就一直陷入到红黄大战之中,这使得泰国的政局变得相当的复杂和混乱。那么这种混乱的局面,对于泰国王位更迭是相当不利,王位更迭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局势。所以,从2014年政变到2019年还政于民的大选,整个过程,就是为了保证泰国王室权力更迭能够顺利进行,维护泰国半个多世纪以来政治稳定性。

问:为什么大选没有公布正式结果?

周方冶:从制度规则来说,3月24号大选之后,是要保留一段时间给选举委员会进行审核选票以及核定候选人的真实名单。根据2017年宪法规定,这个过程是在60天以上。那么根据规则,大选结果会到5月9日才公布。

其次,大选没有公布正式结果很大的原因是在于泰国目前的政治格局是缺少互信。对于选举委员会来说,尽可能用足够的时间来保证,到目前为止,上千条的申诉情况能够得到逐一解决并且做到让申诉人满意的答复,实际上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另外,这也是为泰国政治的讨价还价,留下充裕的空间和时间。空出来的时间能够为保守阵营进一步跟中间派系进行协商与讨论利益交换,达成一个多元的联合政府。所以说,不公布正式结果,留下这些时间对于保守阵营来说是相当重要的。

问:目前,初步统计结果如何,是否在意料之中?

周方冶:这个初步统计的结果应该说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意料之中的是若巴育总理连任要面对联合执政所带来政府权力弱化的困境。

那么意料之外,归结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个意外是这次的投票率明显偏低,只有65.9%。从这个较低的投票率来看,目前泰国的政治社会基本还是人心思定。也就是说,现在的泰国社会大多数民众还并不希望通过民主选举的投票方式,来改变现有的泰国政治格局。换句话说,保持巴育连任对现在大多数的民众是可以接受的政治结果;

图自:联合早报

第二个意外是民主党的惨败。从大选前的民意调研以及阿披实的表态来说,无论是民主党本身,还是国际上政治观察家对民主党能够拿到100多议席,是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但是最后的结果,民主党拿到的议席比预计少了一半多。

从这个意外的结果,可以看出民主党的政治形象相对来说已经比较老旧,已经赶不上泰国现在政治社会发展的需求,需要改革。其次是,阿披实在大选前夕表达出了一种他不会跟巴育连任总理后进行政治合作的明确态度,也跟泰国民心思定这种状态不符,导致民众放弃了民主党。那么总体来说,泰国的两极化政治依然是存在的,但是大多数的中间人是还是希望稳定,更支持巴育连任;

第三个意外是未来前进党的得票率明显高出预期。未来前进党的这种网红新锐的政治思想吸引了不少新兴政治家和新生代选民的支持。现在的社交媒体传播对未来前进党扩大声势,吸引选民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那么这对我们的启示就是,在东南亚或者在其他国家大选之中,社交平台将会发挥怎样的作用,可能现在就是我们要重新抬高对社交媒体对大选影响的一个评估参数的时候。

图自:联合早报

问:此次大选,事前预期民众的投票热情高涨,投票率高达九成,但事实上投票率偏低,说明了什么呢?

周方冶:实际上现在的泰国社会相对于以前而言,对政治的感兴趣程度已经下降了。而不像在十年前对于谁执政或者谁掌权表现得分外敏感。

现在这么低的投票率显示出泰国现在人心思定,他们更重视的是社会经济的发展,更重视是如何能够改善民生,能够让口袋里的钱更多一点。

实际上在过去的五年里面,泰国的经济总体增长态势还是相对温和的,但是老百姓的获得感并不高。而巴育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实行了大量的“发红包”执政方式,也的确打动了不少的泰国民众。但是目前来看,泰国这种“发红包”的政治格局,占用了大量的政府财政预算,可持续性相当低。那么未来怎样才能够继续保持巴育政府的这种执政吸引力,或许是巴育政府需要仔细考虑的一个问题。

问:泰国是“一带一路”上的重要国家,此前泰国政府还宣布要打造东部经济走廊,并和中国的“一带一路”对接。此次大选,是否会对“一带一路”的相关合作产生潜在影响?

周方冶:此次大选后,巴育连任基本定局,这将有利于中泰合作的延续性,特别是四月下旬,巴育也将应邀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从而有利于进一步提高中泰合作,对接“一带一路”的高层互动。

当然,巴育连任后的多党联合执政也会产生不少摩擦。特别是巴育再连任之后,也会失去2014年临时宪法第44条赋予的绝对权力。这或许将使得在中泰合作中间出现的法律问题、惯例问题、社会不满情绪,巴育再难以强制手段进行跨越,这会对中泰合作的具体落实产生一些不利。

不过巴育政府目前已经颁布了国家20年战略发展规划,并且通过了东部经济特区的法案。这就意味着,推动东部经济走廊对接“一带一路”的这个方案将会得到从法律上面和国家战略规划上面的有力保障。

与此同时,随着泰国军方还政于民的政权顺利交接,国际投资也将迎来一个新的增长周期。中日泰的第三方市场合作,有可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率先在泰国的东部经济走廊建设中间取得成效。所以就我个人来看,中泰合作对接“一带一路”将会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机遇周期。

问:美国对此次大选的态度如何,对泰国和中国合作有何具体政策?特别是中国的华为等高科技企业与泰国的技术合作有何具体抵制政策?

周方冶:美国对于泰国的大选是乐见其成的。特朗普在2017年4月与巴育通话时,邀请他访美。这项邀请被视为是泰美双方关系的一个突破。实际上巴育在2017年会晤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过程中,特朗普都没有明确要求泰国赶紧举行大选。对于特朗普现在的国际战略趋势来说,泰国只要在形式上面举行了大选,这对美国来说就有一个台阶下,这有助于泰美关系的回暖。对于美国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推动印太战略的在东南亚的落实,那么泰国则是该战略中的一个重要支点国家。

此外,泰国大选之后基本不会改变大国平衡战略,所以华为问题,或者说在技术合作方面,应该说不会改变现有的惯性发展,中泰的贸易合作应该还是能够看好。

(记者/甘泉)

(责任编辑:quan)
相关热词搜索:泰国 国际 大选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