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人物

当前不少企业问:到东盟发展怎么样?

2019-06-13 17:58:59   来源: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官方微信   点击:

2018年,东盟是中国第二大对外投资目的地,是中国最大的海外承包工程市场。日前,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许宁宁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指出,在共建“一带一路”中,东盟商机纷呈。他建议,中国企业既要抓住新商机,更要合规经营。

邻近的东盟国家商机纷呈

记者: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是双方代表商界的合作对话机制。请您就中国—东盟经贸合作现状做一简要评价。

许宁宁:在各自的对外经贸关系中,中国和东盟互为重要的合作伙伴;双方合作互补性强、潜力大,正呈现日益密切、活跃的发展势头,合作正从发展期走向成熟期;双方合作惠及了各自国家经济增长、东亚经济增长和地区稳定、世界经济增长;面对中国和东盟及其成员国发展需求、面对东亚经济一体化需求、面对世界经济增长不稳定性的挑战,当前双方合作需要优化贸易结构和投资结构,进一步增进互利合作。

记者:请您分别介绍几个东盟国家经济及与中国经贸合作,可否先谈谈新加坡?

许宁宁: 2018年,新加坡GDP增长3.2%,人均GDP达6.4万美元,GDP增幅低于2017年的3.9%增速的主要原因是:受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经济高度依赖进出口贸易、内需发展动力不足等。

2018年,新加坡对外货物贸易总额为7800多亿美元,增长11.6%,对外货物贸易总额是GDP总额的2倍多,对外货物贸易总额增速是同期GDP增速的3倍多。

新加坡是世界主要金融中心和港口中心。2018年新加坡港集装箱吞吐量增长8.7%,连续9年稳居世界港口集装箱吞吐量排名第二位。新加坡在航空航天、半导体、化学和医学科学领域具有优势。

当前,为促进新加坡经济增长,新加坡政府提出了打造全球科技、创新和企业枢纽的目标,推出了包括企业产业转型计划、扩展计划、创新计划和员工培训计划等系列政策及配套措施。

中国是新加坡第一大贸易伙伴,新加坡则是中国最大的新增外资来源国,2018年,新加坡对华直接投资52.1亿美元,增长9.4%,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华投资总额的80%以上;中国对新投资增长11%,达35.5亿美元,占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总额的22.7%,在新中资企业数量超过7500家。

拓展第三方市场合作是中新今后合作的一大增长点。李克强总理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一带一路”建设工作将拓展第三方市场合作,这是“一带一路”合作的新亮点。2018年,中国已同新加坡签署了第三方市场合作的文件。拓展第三方市场合作,有利于各有关方优势互补合作,发挥各方在资源、资金、技术、管理等方面的优势,提高项目成功率和扩大惠及面;有利于相互支撑配合,增加项目透明度,减少投资风险;有利于践行“一带一路”的共商、共建、共享。建议中新企业在“拓展第三方市场合作”多实施探讨,在走进东盟其他国家时、在走进其他区域国家时,开展合作。

记者:请您谈一下老挝、越南及与中国经贸合作情况。

许宁宁:从2005年到2018年,老挝经济年均增长率为7.66%。中国是老挝第一大外资来源国、老挝第二大贸易伙伴。2019年是中老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10周年。当前,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老挝“变陆锁国为陆联国”战略对接成效显著,双方正在共建中老经济走廊。老挝国家主席本扬将应邀来华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正在建设的中老铁路开通后,将为两国贸易、货运、投资提供便利,铁路沿线的开发,将为当地改善民生、减贫脱贫做出贡献,将在绿色农业、旅游、能源、物流、加工制造等领域形成许多新商机。老挝有投资潜力的领域主要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农产品种植及加工、养殖业及加工,电力产品、建材、农机等工业,物流业、酒店业、餐饮业、旅游景区开发等服务业,以及医院、职业学校等。

越南是中国在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连续15年是越南最大的贸易伙伴。双方正在推进“一带一路”和“两廊一圈”发展战略对接。2019年3月19日,中国东兴—越南芒街口岸北仑河二桥开通, 3月21日中国浦寨—越南新清货运专用通道开通,此将提高双方货物通关效率。

越南农产品加工的潜力大。2018年,越南农业增长率达3.76%,是3年来最高水平,其中农林产品出口超过400亿美元,刷新历史纪录。2019年初,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发布越南13大主要农产品名单,包括:稻米、咖啡、橡胶、腰果、胡椒、茶叶、蔬果、木薯及其制品、猪肉、禽肉和禽蛋、查鱼、虾类、木材及其制品等。

中国企业投资越南的制造业项目可考虑进驻工业园区,有相应的配套服务。截至2018年底,在越南已建成的工业园区和经济园区250个,用地6.8万公顷。截至2018年底,入园项目累计15500个,其中内资项目7500个,外资项目8000个。

记者:请您谈一下马来西亚、柬埔寨、泰国、文莱及与中国经贸合作简况。

许宁宁:2018年,在制造、服务和第一产业领域,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共批准投资总额2017亿马币(约504.2亿美元,以马币兑美元约1:4计,下同),高于2017年的2006亿马币,并将2019年的目标设定为2000亿马币。

马来西亚政府2018年批准投资额中,制造业、服务业和第一产业领域投资额分别为874亿马币(约218.5亿美元)、1034亿马币(约258.5亿美元)和109亿马币(约27.25亿美元)。其中,制造业投资与2017年的637亿马币相比,增长了37.2%。从产业领域来看,制造业投资主要集中在石油、石化行业(32.9%)、基础金属产品(13.1%)、电子电器产品(11.2%)、纸业、印刷和出版(5.4%)、化学产品(5.0%)、橡胶制品(4.6%)等。

在马来西亚的上述投资中,外国直接投资占39.9%,达805亿马币(约201.25亿美元)。其中,中国、印尼、荷兰、日本、美国是马制造业外来投资的主要国家,5个国占批准的制造业总外资投资额的76.4%。5个国在马制造业获批投资额分别为197亿马币(约49.3亿美元)、90亿马币(约22.5亿美元)、83亿马币(约20.75亿美元)、41亿马币(约10.25亿美元)、32亿马币(约8亿美元)。其中中国在马投资制造业获批项目40个,连续第3年成为马制造业投资最大外资来源地。

2018年,柬埔寨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总额为30.83亿美元,与2017年的26.73亿美元相比,增长了12%。2018年,外国直接投资总额占柬埔寨国内生产总值的12.7%。2018年,柬埔寨的银行业和房地产业得到了大量外国投资者的支持,而外国投资者对柬埔寨的制造业、农业、服装业、鞋业、汽车装配、汽车零配件和电气设备生产业的投资也有所增长。2018年,中国对柬埔寨非金融类直接投资6.4亿美元。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泰国4.0发展战略、东部经济走廊计划正在对接,中泰铁路项目继续推进,中国参与EEC建设的力度加大。双方在新科技、新业态等领域合作潜力大。

文莱经济多元化发展带来诸多商机。中国已成为文莱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恒逸文莱石化、“广西—文莱经济走廊”两大旗舰合作项目顺利推进。中国企业积极参与文莱基础设施建设,承建了大摩拉岛大桥、特里塞—鲁木高速公路、乌鲁都东水坝等工程,提升了文莱互联互通水平。双方在能源、基建、农渔业、电子商务以及海上等领域合作均有发展空间。

印尼是东盟最大的经济体

记者:印尼拥有2亿多人口,是东盟最大的经济体。请您重点介绍一下印尼情况。

许宁宁:2018年,印尼位列中国十大对外投资目的地,是中国主要的海外工程承包市场。中国、日本和美国是印尼前三大贸易伙伴。2018年,中印尼贸易额774亿美元,中国连续8年保持印尼最大贸易伙伴地位;中国对印尼直接投资23.5亿美元;中国游客到访印尼200多万人次,再创历史新高。

2018年,印尼经济增长5.17%,比2017年的5.10%略微上升,国内消费是促使2018年经济增长的关键驱动因素;固定资产投资增长6.7%,居民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一半。新加坡、日本、中国、中国香港、马来西亚在印尼投资名列前茅。

记者:请问印尼对外贸易情况如何?

许宁宁:据印尼统计局统计,2018年中国与印尼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724.8亿美元,增长23.7%。其中,印尼对中国出口271.3亿美元,增长18.9%,占其出口总额的15.1%;印度尼西亚自中国进口453.5亿美元,增长26.8%,占其进口总额的24.1%;印尼方贸易逆差182.2亿美元,增长40.6%。

2018年,印尼货物进出口额为3681.3亿美元,增长13.4%。其中,出口1802.2亿美元,增长7.5%;进口1879.2亿美元,增长19.7%;贸易逆差77亿美元。出口方面,矿产品和动物油脂是印尼的主要出口商品,2018年出口475.9亿美元和203.5亿美元,其中矿产品出口增长19.8%,动植物油脂出口下降11.4%,两类产品合计占印尼出口总额的37.7%。机电产品和纺织品及原料分别出口147.2亿美元和132.2亿美元,增长2.7%和5.4%,占印尼出口总额的8.2%和7.3%。

2018年,印尼对中国、日本和美国出口271.3亿美元、194.8亿美元和184.3亿美元,分别增长18.9%、11.4%和3.6%,三国合计占印尼出口总额的36.1%。

进口方面,2018年印尼主要进口商品普遍增长,其中机电产品、矿产品和贱金属及制品进口484.1亿美元、329.9亿美元和201.3亿美元,分别增长21.9%、23.2%和25.7%,三类产品合计占印尼进口总额的54%。化工产品进口187.1亿美元,增长16.9%,占印尼进口总额的10%;塑料橡胶进口115亿美元,增长17.3%,占印尼进口总额的6.1%。

2018年,印尼自中国、日本和美国进口453.5亿美元、178.8亿美元和101.5亿美元,分别增长26.8%、17.3%和24.9%,三国合计占印尼进口总额的39%。

印度是印尼最大的贸易顺差来源地,2018年顺差额为87.2亿美元,下降11.2%。2018年,印尼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额为82.8亿美元,下降14.3%。印尼的贸易逆差主要来源国除中国外还有新加坡和泰国,2018年对新加坡和泰国的逆差额为83.9亿美元和40.6亿美元。

印尼对中国出口的主要产品。矿产品和动植物油脂,是印尼对中国出口的两大主要商品,2018年的出口额分别为107.9亿美元和32.5亿美元,其中矿产品出口增长43.1%,动植物油脂出口下降0.1%,占印尼对中国出口总额的39.8%和12%。印尼对中国出口的第三大类商品是贱金属及制品,出口31.9亿美元,增长27.4%,占印尼对中国出口总额的11.8%。印尼对中国出口的第四和第五大类商品是纤维素浆等和化工产品,2018年分别出口25亿美元和23.2亿美元,增长18%和21.8%,两类产品合计占印尼对中国出口总额的17.8%。

印尼自中国进口的主要产品。机电产品是印尼自中国进口总额中第一大类商品,2018年进口198.1亿美元,增长28.3%,占印尼自中国进口总额的43.7%。进口的第二至第五大类商品是:贱金属及制品、化工产品、纺织品及原料、塑料橡胶,2018年进口额分别为57.1亿美元、45.6亿美元、40.8亿美元和21.2亿美元,增长35.9%、18.8%、23.1%和30.5%,四类商品合计占印尼自中国进口总额的36.3%。在上述产品上,日本、美国、韩国、泰国等国家是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

记者:请问印尼有哪些商机?

许宁宁:印尼拥有丰富的原油、天然气、矿产、天然橡胶、原木等农工业原料,其中棕榈油为全球最大生产国,占全球产量的50%,农作物产量方面,除棕榈油外,咖啡、茶叶、香料、可可亚、稻米、橡胶等产量均在全球前10名内;就矿产而言,印尼也是全球最重要的煤(主要为热燃煤)、金、锡及许多稀有金属如镍矿的产国之一。

印尼制造业占GDP比例约占21%,以食品饮料、煤及精炼石油产品、运输设备、纺织成衣、金属制品、电子产品及设备、制鞋等为主;农林渔牧业约占13.3%,以棕榈油、橡胶、稻米、可可及咖啡豆为主;矿业约占9.8%,以天然气、煤矿、镍矿及锡矿为主;批发零售业及汽机车维修业约占13.3%;旅馆及餐饮服务业约占3.1%;建筑业约占9.9%;运输业约占4.2%;通信业约为3.5%;金融保险业约占3.8%;不动产业约占2.8%。

印尼基础工业脆弱,模具、电机、电子、金属、塑胶加工产业较为落后,生产设备老旧,许多原料、零组件及模具均须仰赖进口。机械设备主要靠进口,包括:纺织机械、橡胶加工机械、食品机械、工程机械、电力机械、汽车(摩托车)及零配件等。

纺织服装产业是印尼传统的第一大产业,其产值、出口及就业规模一直位居各制造业之首,美国对印尼实施优惠关税制度(GSP),美国是印尼纺织品主要出口市场,占总额之41%。鞋类是印尼对美国、欧盟出口的主要产品之一,制鞋大部分制鞋原料依赖进口。

印尼家电市场需求强劲,是跨国电子产品制造商竞争之地。著名的跨国电子产品制造商在印尼主要投资项目包括电视机装配、打印机、数位相机零件、家用电器和节能灯等。 

印尼80%电子元件靠国外进口。中国的海尔、美的电器正在开发其中低价位市场。印尼绝大多数个人计算机零组件均仰赖进口,IT市场规模快速增长,移动通讯市场庞大,电子商务市场、网络服务产业发展潜力大。

食品是印尼民众最主要的日常消费,一般家庭收入约53%花费在饮食上,方便面、饼干加工食品在印尼越来越受欢迎。印尼虽地大物博,但仍是大宗农产品进口国,每年农产品及食品进口额超过40亿美元。目前,小麦、乳制品、黄豆、糖、盐及玉米等均仰赖进口。

2018年5月,李克强总理在中国—印尼工商峰会做主旨演讲时表示,双方将推动纺织、汽车、电子、化工、食品饮料等领域的合作提质升级;大力发展跨境电子商务,为两国中小企业合作搭建桥梁;中方支持企业参与印尼“区域综合经济走廊”建设,开展铁路、公路、机场、港口、桥梁、通信等基础设施合作,鼓励中国有关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为双方合作项目提供融资支持。

走进东盟的中国企业遇到的主要问题及建议

记者:2018年,您到访了东盟十个国家中的八个,与东盟秘书处主管经济合作的副秘书长、东盟国家的有关经济部长和商会会长会见,与中国驻东盟有关国家的大使和商务参赞、东盟有关国家中资企业协会会长交谈。请您谈谈当前走进东盟的中国企业遇到的主要问题及建议。

许宁宁:走进东盟的中国企业遇到的主要问题:

一是获得的东盟商务信息不丰富,商务渠道过窄,制约了投资或贸易效益。一些中国企业对东盟国家的市场动态、行业规划、发展政策等信息缺乏了解,信息渠道不通畅。一些中国企业在东盟国家的商务渠道有限,认识的商务伙伴不多。中国企业在有的东盟国家遭遇不透明、不稳定的投资政策,甚至面对贪腐、行政效率慢等问题。

二是自身言行带来的问题。为抓住商机而草率行事,简单照搬本企业文化和在国内市场营销成功的经验,国际合作的经验缺乏、素质不高,不重视本土化经营。当地有的对华不友好人士借此指责整体中国企业。虽然中国投资可以改善当地民生、有助于当地经济增长,但东南亚仍有一些民众和企业不愿意看到国外产品占领自己国家的市场,担心受到“经济侵略”。在东盟累计投资前三位是欧盟、日本、美国,其企业一般不搞形式化活动。大张旗鼓的形式化宣传活动既会招来竞争者又会引起当地一些民众的反感,最好是“只干不说”。

三是遇到潜在势力的设障。美国、日本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就逐步着手与东南亚(东盟)国家的经济合作,1973年日本—东盟建立对话关系,1977年美国—东盟建立对话伙伴关系,1991年中国—东盟建立对话伙伴关系。在东盟累计投资规模,中国少于欧盟、日本、美国。中国企业走进东盟的时间虽短,但发展很快。当前,中国—东盟以外的个别国家出于政治目的和经济利益不愿意看到中国发展与东盟经贸合作,通过其长期在东盟国家构建的利益集团、资助的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等多种途径设障。

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到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了解如何有效走进东盟。针对走进东盟的中国企业遇到的主要问题,目前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正在通过多种形式和渠道,协助企业了解东盟商务信息,扩大商务渠道。值得强调的是,中资企业走进东盟,与东盟企业合作,需要考虑自身的短期利益,更需要考虑长期的发展利益,从长计议,行稳致远,不能只图一时之利。要遵纪守法,合规经营管理,确保产品质量、工程质量、服务质量,与当地民众和睦相处。

中国—东盟民心相通及其人文合作,是双方企业合作发展的重要社会环境和基础。民心相通及人文合作不仅仅是媒体、教育、文化等机构的事情,中国企业也是中国—东盟民心相通及人文合作的桥梁和纽带。在走进东盟中,应展现并维护中国企业的文明形象,在构建中国—东盟睦邻友好关系中发挥积极作用。唯有如此,中国企业才能在东盟国家持续发展,与东盟国家企业共同应对国际环境的复杂变化。

END

    近十多年来,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许宁宁与东盟四任秘书长先后交谈增进中国—东盟经贸合作事宜。 ↓





(责任编辑:qinmian)
相关热词搜索: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