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拿督马汉坤:“半个”钦州人的“两国双园”情

2021-02-23 01:05:51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本刊记者/黎敏)在接受我们采访的前一天,马来西亚—中国商务理事会董事局董事拿督马汉坤刚刚参加完一场,由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举办的线上新春招待会。“这是大使馆第一次举行线上新春招待会,因为现在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疫情升级,所以今年春节大家都只能呆在家里,不过线上招待会 也让我们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春节。”拿督马汉坤说。

不一样的,其实还有中马两国合作面临的新形势。持续的疫情与复杂的政局,或许会给中马未来的合作带来一些变数。但我们从拿督马汉坤身上又看到了一些定数,那是他作为中马“商务使者”,对推动两国经贸合作不变的初心;是他作为在华投资的马来西亚企业家,对中国经济发展不变的信心;是他作为“半个”钦州人,对建设中马“两国双园”不变的真心。

马来西亚—中国商务理事会董事局董事、广西中马钦州产业园区开发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拿督马汉坤
(马来西亚—中国商务理事会董事局董事、广西中马钦州产业园区开发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拿督马汉坤)

推动中马两国经贸合作的民间力量

2020年12月,马来西亚—中国商务理事会(以下简称马中商理会)新一届董事局名单出炉,由马来西亚总理对华特使拿督斯里张庆信任会长,共设14个小组委员会。拿督马汉坤作为董事之一主要负责对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而这已经是拿督马汉坤加入马中商理会的第11年。

据拿督马汉坤介绍,2010年他加入马中商理会时,担任主席的是刚从政府要职卸任不久的丹斯里黄家定。在其任职期间,马中商理会积极推动中马两国经贸合作,并取得了卓越的成效。

从开创中马“两国双园”,即中国—马来西亚钦州产业园区(以下简称中马园)、马来西亚—中国关丹产业园国际合作的新模式,到支持关丹产业园内马来西亚最大的钢铁厂的市场融资;从促成中国第一所知名大学走向海外,建立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到推动中国建设银行在马设立分行;这些由马中商理会积极促成的合作成果,对于中马两国关系的发展无不具有沉甸甸的分量。
“因为中马‘两国双园’的建设,丹斯里黄家定受到马来西亚总理的委任,成为了马来西亚总理对华特使,而这一职务也在往后的马中商理会会长这里得到延续。”拿督马汉坤说,“中马两国友好关系源远流长,但是以往马来西亚政府并没有充分发挥这一优势,一些合作主要通过民间推动,直到委任黄家定作为总理对华特使,中马两国间的合作才得到更多的重视,马中商理会也因此跟中国的一些商会团体有了更强的沟通与合作。”

成立于2002年的马中商理会,旨在促进中马两国双边合作,服务两国商贸投资,加入其中的拿督马汉坤已然成为了一名中马“商务使者”,在两国的经贸投促活动中竭尽心力。

4年前,在拿督马汉坤的推动下,2017马来西亚(南宁)榴莲节盛大开幕,这也是马来西亚政府部门第一次在中国举办以榴莲为主题的农产品推介活动。“当时马来西亚农业部正在争取整颗冷冻榴莲出口中国,而榴莲节在2天内吸引了16万人次参加,为提升马来西亚榴莲在中国的知名度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如今,马来西亚整颗冷冻榴莲已获批出口中国,并备受中国消费者的喜爱。”拿督马汉坤说。

在拿督马汉坤的推动下,2017马来西亚(南宁)榴莲节盛大开幕
(2017马来西亚(南宁)榴莲节盛大开幕)

而从2011年开始,拿督马汉坤就一直参加在南宁举行的中国—东盟博览会,见证了东博会“越办越好”。“在东博会永久落户南宁前我就去过一次。那时候我们主要去的地方大多是中国沿海一带,相较而言,那时的南宁发展较慢,所以之前我对南宁没有太深的印象。”拿督马汉坤说,“但如今的南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认为很大程度上,东博会功不可没。而在推动中国—东盟经贸合作中,东博会的确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拿督马汉坤还表示,经过多年的积累,东博会已取得丰硕的成果,因此更期待东博会未来的提质升级。希望东博会进一步发挥平台影响力,推动中国—东盟在一些新领域扩大合作,关注产业布局调整,并进一步发挥会期之外商会组织牵线搭桥的积极作用。

中马“两国双园”背后的故事

除了作为马中商理会董事,拿督马汉坤还有一个身份是广西中马钦州产业园区开发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中马“两国双园”经过9年发展,锋芒初露,已成为中马两国投资合作的旗舰项目。而其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拿督马汉坤向我们娓娓道来。

那是2011年的冬天,拿督马汉坤与丹斯里黄家定一同到北京出差,遇到了时任中国—东盟中心秘书长、曾任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一等秘书的老朋友马明强先生。“马明强大力推荐我们去钦州看看,说那里将要开发一个产业园区,正希望吸引一些有实力的投资者参与开发。就这样,我们把原本从北京飞吉隆坡的行程改道去了钦州。在钦州,我们受到了时任钦州市委书记张晓钦的热情接待,他的亲和力和真诚的态度深深地打动了我们。”拿督马汉坤回忆道,“其实当时产业园规划建设的用地还是一片处女地,我们甚至都无法进入园区,只能远远眺望。”

中马园经过9年建设已经锋芒初显
(中马园经过9年建设已经锋芒初显)

但正是从这次“眺望”中,两位来客看到了钦州地处北部湾畔、面向东盟的区位优势,以及相对于华南一带的后发优势和开发潜能。二人随即回国,由丹斯里黄家定向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报告,希望以马来西亚为主题开发该园区。

“总理觉得这个理念不错,并指示丹斯里黄家定继续跟进相关事宜。后来,两国经过几次协调后同意将其作为中马两国合作项目。中马园也成为继中新苏州工业园区、中新天津生态城之后,中外政府合作建设的第三个国际园区。”据拿督马汉坤介绍,2012年4月1日,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与纳吉布共同出席了园区的开园仪式并为园区奠基。

“这次开园仪式,离我们第一次去考察园区时只过去了几个月,但此时园区广场标志性的建筑已经建好,大部分土地已经铲平,几条入园区的道路也已经修好,这让纳吉布总理和我们感受到了什么叫‘钦州速度’,感受到了中方建设项目的能力和魄力。我们就在想如果能在马来西亚也复制一个类似的园区,双方的合作会取得更好的效应。于是我们向总理建议在马来西亚设立一个马中产业园。”拿督马汉坤说,“总理则说‘很好啊,欢迎你们到我的家乡去,欢迎到关丹去’。”

拿督马汉坤坦言,最初他们的计划是将园区建在吉隆坡或者柔佛州周边,靠近新加坡,开发起来会比较简单快速。但在总理的建议下,他们最终选择了关丹,并最终促成了中马“两国双园”的创新合作模式。

而如今看来,中马两园区可谓天作之合。“两个园区有很多类似的地方,两地都沿海、有港口;从钦州港到关丹港的航线是两国航线中最短的;钦州所在的广西北部湾经济区是一个特殊的经济区,关丹所在的东海岸经济特区同样具有后发优势;而为数不多在马来西亚的广西人基本都聚集在彭亨州关丹一带;除此之外,钦州有白海豚,关丹有海龟这样的珍稀动物;钦州有荔枝,关丹有榴莲这样声名在外的水果;这些都是非常巧的。”拿督马汉坤说,“现在‘两国双园’建设也非常顺利,是一个很好的合作。”

“半个”钦州人的投资信心

这些年因为中马“两国双园”的建设,拿督马汉坤没少往中国钦州跑,而让他与这座城市结下特殊情缘的是2012年的一场意外。

当时拿督马汉坤在钦州参加时任钦州市委书记张晓钦主持的工作会议,突发小肠血管爆裂,导致身体大量失血,在紧急送医后休克。经抢救后,必须立刻进行手术,拿督马汉坤也接纳了医生的建议。但按照程序,拿督马汉坤必须有亲人签字,院方才能为他进行手术。而此时他一人孤身海外,亲人远水救不了近火。最终,各方决定由张晓钦为他签字后马上进行手术。在历经约7小时的手术后,拿督马汉坤才“捡回一条命”。

“所以到现在我都非常感恩,在钦州发生意外能得到很好的照顾。”拿督马汉坤说,“他们常笑称我是‘半个’钦州人,因为我身上流着钦州人输送的血,也有人说我为钦州建设不止流汗、流血,还‘断肠’。”

为钦州建设“流血断肠”自然是句玩笑话,但近年来拿督马汉坤作为中马“两国双园”重要的建设者,无疑为钦州、为“两国双园”发展倾尽心血。展望未来,拿督马汉坤也有着雄心勃勃的新计划。

“2021年是中国‘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这一规划比以往来得更庞大。随着这个五年规划的推进,中国在世界的经济地位及其影响力肯定会更深远。但同时,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中国应该开拓更多元化的合作,不要过度依赖某一两个市场。”他说,“中马两国一直以来都有良好的合作,未来进一步深化合作不成问题。特别是中国(广西)自由贸易试验区、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的建设,给中马园带来了全新的机遇,优势进一步凸显,未来有很多合作可以顺势而为,我们可以继续将其作为中马两国合作的示范。”

据拿督马汉坤介绍,近期,他正策划组织一批投资者到中马园里建设马来西亚创新园,以期让更多马来西亚企业能够落地中马园。

根据计划,这个创新园将包括三个板块:

第一块是榴莲基地,拿督马汉坤阐释道:“因为榴莲现在在中国非常受欢迎,所以我们希望在园区内设置一个榴莲集散地,将榴莲加工的全产业链集中在这,再配合物流、交易中心、电商平台,甚至是拍卖中心,让这个榴莲基地不仅是一个加工、物流、销售、展出的基地,也可以成为一个旅游基地。”

第二个是食品加工区,特别是利用马来西亚在国际上清真食品认证方面的优势,帮助中国相关企业打开更广阔的市场。

第三个是人工智能(AI)科技园。“目前马来西亚已经有一个类似的AI科技园,所以我们希望在钦州也设立一个AI科技园,以推动两国‘双AI园’的互动合作。”拿督马汉坤说。

除了创新园,他还有一个梦想,是在中马园内引进一个马来西亚的大学,推动建立中马两国“双大学”,以加强双方在学术交流、人才培训上的合作。“中国(广西)自由贸易试验区钦州港片区‘三区统筹’之后,政府给予了很多先行先试的政策,尤其是金融创新方面,我们也可以有一个两国创新的试点。”拿督马汉坤这样说道。

尽管当下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及马来西亚的政局变化,这些计划的进度受到一定影响,但从拿督马汉坤如此具象的描绘中,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中马“两国双园”的发展蓝图与梦想,会有一天照进现实。

本刊记者许俊豪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何斌)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