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大批采购新冠疫苗,东盟国家缘何选择“中国方案”?

2021-01-20 15:16:25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网   

(文/本刊记者 黎敏)2020年的最后一天,中国向世界正式宣布了国内第一款新冠疫苗附条件上市的消息,并以“全民免费接种”的承诺为自己2020年的抗疫工作暂时划下了一个句点。中国新冠疫苗的上市,无疑为疫情依旧吃紧的各国提供了又一新的抗疫方案。

消息一出,订单纷至。在火速订购中国疫苗的“买家”中不乏东盟国家。目前至少有一半东盟国家已将中国疫苗纳入了采购清单。为何中国新冠疫苗备受东盟国家青睐,这小小的新冠疫苗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大来头呢?

中国疫苗研发跑在全球第一方阵

“国家药监局依法于12月30日批准了国药中生北京公司新冠病毒灭活疫苗附条件上市。”当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陈时飞于2020年12月31日宣告这一消息时,距离中国发现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过去1年多时间。这段日子里,中国疫苗研发单位和广大科研工作者与时间赛跑,付出艰辛努力,严格依据科学规律和监管要求,全力推进疫苗研发工作,并取得积极进展。

国家药监局依法于12月30日批准了国药中生北京公司新冠病毒灭活疫苗附条件上市
国家药监局依法于12月30日批准了国药中生北京公司新冠病毒灭活疫苗附条件上市

在疫情暴发后,中国第一时间布局了灭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5条技术路线,以最大限度提升疫苗研发的成功率。而从2020年4月2日,全球第一个新冠灭活疫苗获批开展Ⅰ、Ⅱ期临床试验;到7月以来,多个疫苗陆续到境外开展Ⅲ期临床试验;再到12月30日首个疫苗附条件上市,中国的疫苗研发工作始终跑在了全球第一方阵。

截至2021年1月15日,中国进入临床试验的疫苗有14个;进入Ⅲ期临床试验的疫苗有5个,其中包括3种灭活疫苗、1种腺病毒载体疫苗和1种重组蛋白疫苗。

中国疫苗的安全性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有关国家的高度认同,而更让国际社会点赞的是中国积极参与疫苗国际合作的行动。在疫苗一剂难求的阶段,如何维护疫苗分配的公平性,是各国都关注的焦点。为此,世界卫生组织及相关机构提出了“全球合作加速开发、生产、公平获取新冠肺炎防控新工具”倡议,以及“新冠疫苗实施计划”等,以期促进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能够平等获取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

而中国不仅积极加入上述倡议和计划,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还向世界郑重承诺:“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中国贡献。”

中国疫苗赴南洋

2021年1月13日上午,印尼总统佐科戴着口罩出现在了总统府,他将在这里通过电视直播展示自己接种新冠疫苗的过程。总统医生团队先是进行了病历核实、身体健康指标检查等准备工作,并对着镜头展示了疫苗包装盒,随后在佐科左臂上注射了新冠疫苗。佐科是印尼国内接种新冠疫苗的第一人。此前,他曾表示,自己要第一个接种,是为了让所有人都相信这款疫苗是安全的。

而他接种的这款疫苗正是来自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兴)的克尔来福新冠疫苗。印尼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已于2021年1月11日宣布,这款疫苗在印尼万隆市完成了Ⅲ期临床试验,有效性高于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50%门槛,批准其在本土的紧急使用。印尼也成为了中国之外,首个批准科兴疫苗投入紧急使用的国家。

印尼总统佐科第一个接种中国疫苗
印尼总统佐科第一个接种中国疫苗

实际上,随着中国新冠疫苗的问世,不少国家都加入了采购中国疫苗的队列,其中就包括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新加坡等东盟国家。

据菲律宾《马尼拉时报》报道,菲政府已经从科兴订购了2500万剂克尔来福疫苗,首批5万剂将于2月送达。泰国卫生部1月3日也发表公报说,泰国政府已与科兴签署新冠疫苗订购协议,采购200万剂新冠疫苗,预计4月底前完成所有订单的交付。

除了直接采购疫苗,在马来西亚,中马两国企业还将开展疫苗生产合作。2021年1月12日,马来西亚国有大型制药企业发马公司与科兴签署了新冠疫苗合作协议。根据协议,科兴将逐步向马来西亚提供1400万剂新冠疫苗半成品,与发马公司合作在马来西亚本土完成疫苗最终生产。

马来西亚科学、工艺和创新部长哈伊里·贾迈勒丁对此表示,马来西亚政府对科兴疫苗的临床试验数据感到满意。此次合作不仅有助于马来西亚采购足够的新冠疫苗,也有助于马来西亚提高疫苗研发和生产水平。

而无论是联合开展Ⅲ期临床试验,还是直接订购、合作生产疫苗,东盟国家选择与中国开展如此紧密的疫苗国际合作,背后有着哪些原因呢?

马来西亚国有大型制药企业发马公司与科兴签署了新冠疫苗合作协议01
马来西亚国有大型制药企业发马公司与科兴签署了新冠疫苗合作协议

承载希望的中国疫苗?

我们评价一支疫苗的好坏主要取决于安全性、有效性、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四个维度,抛开任何一项单独来比较几种疫苗的好坏都不现实。而中国疫苗正是较好地实现了四者的统一而赢得了诸多国家,特别是以东盟国家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青睐。

在安全性方面,尽管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都各有优缺点,但动物实验、I、Ⅱ、Ⅲ期临床试验已经充分验证了目前中国灭活疫苗的安全性。而中国自2020年12月15日开展新冠疫苗接种工作以来,已累计开展新冠疫苗接种900多万剂次,进一步证明了中国新冠疫苗良好的安全性。

而近来,关于不同疫苗之间有效性的讨论一直不绝于耳。2021年1月13日,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卫东在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介绍道:科兴疫苗分别在巴西、土耳其、印尼以及智利等国开展了III期临床研究。据土耳其的中期分析,保护率能达到91.25%,在印尼的III期临床研究结果保护率是65.3%。在巴西的III期临床研究结果分别公布了这样一些数字——疫苗对重症和住院的保护率达到100%,对于就医的保护率达78%,对于高危人群医护人员的保护率,总体上也达到50.3%。“这些临床研究的III期结果足以证明,科兴疫苗在世界各地的安全有效性是良好的。”尹卫东说。

中国已累计开展新冠疫苗接种900多万剂次02
中国已累计开展新冠疫苗接种900多万剂次

针对同一款科兴疫苗在不同地区呈现不同测试结果的情况,《大公报》在报道中指出,这是因为每个地方的疫情扩散程度不同,接受测试目标人群的数量、年龄、职业不同所造成的正常现象。巴西作为全球确诊人数第三的国家,医护人员几乎每日与感染者接触,属于极高危人群,因此疫苗有效性较低。“正如穿着最好的防弹衣,一般点射无伤分毫,但遇到机关枪扫射,也可能被洞穿,两者道理是一样的。”

尽管从有效性上来说,中国新冠疫苗并不是当前最高的,但对于大多数国家而言,它或许是目前最可及和最可负担的一种疫苗。

纽约州曼哈顿维尔学院生物学教授杨锦霞指出,美国辉瑞和莫德纳的mRNA疫苗在产能和成本上并不占优势,它们需要在-70℃的环境下保存,这增加了储运成本。“有些国家根本付不起这么多钱给他们的人民,就算我送给你辉瑞和莫德纳的疫苗,你还要有非常贵的超低温冰箱来保存。”杨锦霞说。

然而,欧美国家赠送疫苗目前来看还仅限于假设。《华尔街日报》在报道中指出:发达国家正从西方制药商那里抢购疫苗,而欠发达国家则把希望寄托在中国身上。根据花旗银行数据,全球疫苗已被美国、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抢购85%,远超本国人口数量的供应量。加拿大甚至订购了足够每个加拿大人接种5次的疫苗。

2020年12月15日,美国杜克大学在跟踪全球新冠疫苗预购订单后发表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可能不得不等到2023甚至2024年,才有可能排上队进行疫苗接种。“唯一可能改变失衡状态的是中国疫苗。”《华尔街日报》在报道中这样写道,“对于不发达国家或者说一些发展中国家,中国还将通过援助等方式来实现这些国家新冠疫苗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

“2021年6月前,中国科兴疫苗将是菲律宾民众接种的唯一选择。”菲律宾总统府发言人于近期这样表示。

科兴生产的克尔来福新冠疫苗01
科兴生产的克尔来福新冠疫苗

作为“唯一选择”的中国新冠疫苗,一方面具有良好的品质,且仅需2℃-8℃的冷链储运条件,大大降低了储运成本;另一方面,中国疫苗仍在不断提升的产能是国内外市场迫切需求的有力保障。除此之外,中国将新冠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行动与担当,更是筑起了发展中国家抗疫的一条生命线。而这些,或许正是东盟国家选择中国疫苗的关键所在。

疫苗,作为人类抗击疫情的重要“武器”,是人类智慧和科学的结晶。新冠疫苗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问世本就不易,吹毛求疵大可不必。在各国火烧眉毛的疫情之前,过度讨论疫苗的优劣,无异于在饥荒面前讨论是先吃馒头还是先吃珍馐好,于解决问题都意义不大。毕竟,疫苗研制不是国家、企业间的对垒,而是全人类与病毒间的一场终极赛跑。

 

来源:东博社

(责任编辑:何斌)
  • 新闻推荐

Copyright 2006-2013 广西《中国—东盟博览》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桂ICP备14000177号-1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6号桂ICP备14000177号 版权所有